文學館 > 無限世界交流群 > 第一百零七章:天網?天道!!天道任務!!!

第一百零七章:天網?天道!!天道任務!!!


  “不知何事,竟值得讓閣下使用最后一次現身機會!”

  內政閣首輔疑惑的聲音透過大喇叭遠遠的傳達到相距地面數百米高的蘇塵耳中,其他人也都安靜下來等待蘇塵的答復。

  “此來有三事。“

  蘇塵嘴角帶笑,溫潤眸子俯瞰下方眾人,嘴唇未動,但是自己的聲音卻出現在所有人的腦海中,不分人種、不分語種,皆可理解所說之言語。

  “第一是,我與道友為諸位賀!

  兩界兩儀大陣的進度,出乎我和道友的預料,尤其是啟明方面的進度,已經完成到了70%有余,這在我和道友的估計中現在這個時候應該是完成不到50%,但這是好事!不過世界其他各國負責的兩界兩儀大陣進度仍有待提高,雖然進度在預料之內,但仍然希望各國能夠加快進度。畢竟早一日完工,亦能早一日緩解兩界融合壓力。“

  聽到蘇塵的夸贊,所有啟明子民皆是不由自主的挺胸抬頭,略有幾分為自己的國家感到驕傲。

  “第二是,兩界兩儀大陣,不僅僅是我們這個世界需要布陣,道友所在的那方世界同樣需要布下大陣,兩陣互相呼應方才是完整的兩界兩儀大陣。

  但因為道友身融天道的時間比我還早,此刻僅能勉強維持自身意識暫時不被天道同化,卻是無力與我一般,再在其世界顯化身影,告知那方世界眾人事情之始末。

  所以,需要我們這方世界的人穿越世界壁壘去到道友所在的那方世界,最好是與各國政府領導人取得聯系和信任,展開部署兩界兩儀大陣之事。”

  “我們該如何穿越世界壁壘?

  一次可以讓多少人穿越?

  穿越的人修為是否有上限?

  是否還可以回來這個世界?

  還是需要等兩界融合之后才可以回歸?”

  內政閣首輔連續問出數個關鍵問題,同時帝國外交部那邊的電話也被打爆了,其他幾個國家的領導人都想有問題想要詢問,只是啟明方面一直不理睬。

  “這與我接下來所說的第三件事情有關,第三件事是世界意志進化了。”

  蘇塵臉色肅穆,不待閣老們詢問,便主動開口說明:

  “每個世界的世界意志表現形式都不同,比如在李忘仙他們世界的世界意志如果外顯出來的話,就類似于你們看過的仙俠小說那般,會顯化出天道之眼;而我們的世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步入網絡時代的原因,天道顯化出來的外在的形式類似于~~網游?!!“

  說到這里,蘇塵的臉色五分古怪,三分不確定兼之兩分的想笑而不能笑,顯然他也沒料到世界意志的外顯形態會是這樣。

  網游?

  Online  games?

  Giochi  online?

  Online  -  Spiele?

  世界各國正在看向天空中蘇塵投影的人們都愣住了,這是什么鬼?

  剛剛我們不是正在說著世界意志這么高大上的東西嗎?這一下子怎么竄到了網游這上面去了?怎么感覺我們世界的畫風一直在詭異的變化呢?

  先是老實的現實科學畫風,然后變成小說指導修仙的奇葩畫風,現在又變成了國產三流網游畫風?那誰,蘇塵圣人你老實告訴我們,作為啟明星的背后投資商是不是一直在換呀?要不然這畫風怎么一直都變來變去的?

  “網游?不知閣下可否詳細說說具體是什么情況?”

  作為目前啟明星最強帝國勢力的當代扛把子,內政閣首輔當仁不讓的占據話鋒,繼續開口詢問。

  半空中的蘇塵伸手在身前輕輕一劃,一道宛如面板般的光幕驟然出現蘇塵面前,同時也通過天空上的紫色光幕傳播到全世界,讓啟明上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蘇塵面前光幕面板。

  如果是說原先世界各地的人們只是隱隱想要嘴角抽搐,那么現在就已經開始抽搐起來了。這特么不就是三流網游中的屬性面板嗎?感情還真是網游呀!這是世界意志要拉著全世界人們一起玩游戲嗎?

  “姓名:蘇塵

  性別:男

  年齡:43

  身份:世界意志融合者

  境界:無限零階(意志入圣)

  世界任務:

  任務一,完全身融世界意志促進世界意志進化;

  任務二,加強本界生靈實力;

  任務三,推廣本界修行之路。”

  光幕上有四個模塊:個人信息,個人任務,世界商城,世界任務。蘇塵將自己的個人信息模塊以及世界任務模塊展示給眾人看,指著屬性面板中的世界任務模塊開口道:

  “世界本身是沒有意識的,所謂的世界意志不過是世界本能的一種說法,而世界的本能就是進化、進化、不斷的進化到更高層次的世界。

  而基于此目的,世界意志在根據啟明星上的信息作出了推演,最終推演的結果就是以世界本身作為類似于網游的終端,然后向全世界的生靈下達任務需求,由世界內的生靈去完成任務,世界意志再給予相應獎勵。這種方案在世界意志的推演結果中是效率最高的方案,所以也就顯化出來了剛剛你們看到的情況。

  之前和你們說過,目前我們世界與其他世界的世界意志彼此之間正在糾纏不清,世界意志相互之間吞噬、融合,最終誕生出一個包含所有的新世界意志。但是在新誕生的世界意志中會有存在一個主次問題,而哪個世界的世界意志為主,那么哪個世界的生靈就會獲得更大的好處。

  而在新的世界意志中以哪一方世界意志為主,那就要看哪一方的世界意志更強大了。而世界意志的強大,來源于世界本身以及世界內的生靈。

  世界本身與我們無關,我們現在的實力還遠遠不到可以接觸到世界的地步,等以后真到了這個程度,世界意志自然會聯系你們。現在只說世界內的生靈,世界內的生靈越強,那么世界意志也就越強;而當世界內的生靈向往、認同其他世界時,那么那個世界的世界意志也會因此而受到削弱。

  所以你們未來的世界任務,要么是強大自身,要么是引導融合其他世界,基本都是這兩類。

  而剛剛說的需要有人去到另一位身合天道的道友所在的世界,便是通過世界任務的方式下發,而接取到世界任務的人,可以打開去往道友所在世界的世界通道,完成了自然可以回來。具體信息到時候你們誰接到了世界任務,自己再慢慢去看吧。

  在我徹底融身世界意志之后,你們所有人都會擁有世界意識下發的個人無限世界終端,這個終端是由你們自誕生時烙印在啟明星本源上的印記生成的,屬于唯一性、不可掠奪性,伴隨著你們的死亡而消逝。

  另外再給你們幾點提醒:

  一,這雖然看著很像三流網游,但這是真實的世界,不是游戲!死了,就真的死了。雖然以后世界有可能發展到可以死者復生的層次,但到底能不能復活現在死去的人,我無法保證。

  二,世界任務能夠接取的話,就多接取吧,能夠完成的話,就盡量去完成吧。

  任務完成的越多,完成度越高,在世界意志那里你的價值就會越大,所給予的照顧也會越大。甚至當你達到一定程度之后,世界意志與你共享一部分權柄也說不定。即使沒有世界權柄,但是世界意志給予的獎勵包括有天地人三道氣運,以及各種世界正在孕育誕生的寶物,這些都是無比珍貴的存在!

  三,最后,祝你們能夠成功度過兩界融合,活到新世界、新時代,我能做到,就只有這些了。”

  說到最后,蘇塵微微嘆了口氣,口中有著可惜,但唯獨沒有遺憾。

  “蘇圣閣下,真的沒有辦法能夠保留下您嗎?”

  另一位內閣閣老認真地看著蘇塵開口道,只要蘇塵開口,所說方法與帝國無根本性沖突,他們必然舉國之力去協助!

  蘇塵聞言,微微搖頭輕聲道:

  “如果有人能夠達到觀天之道,執天之行,以己心體天心的境界,倒可以延緩我身融世界意志的速度,但這個境界終究太難,觀遍兩個世界現在也僅有我與另一位道友做到。

  而且世界意志至公而無私,同視萬靈無別。只要是對世界進化發展有好處的,世界意志都會給予支持與獎勵。這對世界來說是好事,但對人族來說并不是。要知道,在李忘仙他們的世界,妖才是世界的主宰!而其他幾個世界,人族也少有是主宰地位。

  不過當我徹底身融世界意志之后,以后世界意志在發布世界任務時,至少在同等的條件下,世界意志會優先選擇人族,這也算是以我身融天道換來的好處。

  就這樣吧,再有疑問,你們后面自己研究個人無限世界終端吧。剩下的一點時間,就留給我自己吧。”

  說完,蘇塵擺了擺手,表示不想再繼續說了。也是這時,眾人才發現,他的身影比起剛開始凝實如真人,已經開始漸漸透明,甚至隱隱能夠透過他的身體,看到他背后的景象。

  一步踏出,蘇塵的身影消失在了空中,不過還好,天上的光幕并沒有消失,通過光幕看到蘇塵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座普通小山的山腳下。

  小山不高,估摸六七百米,四周山林風景也說不上景色秀麗,唯一特殊點的地方,大概就是山路比較難行,比較陡。這樣的小山峰,啟明帝國大地上沒有一萬也有八千,根本不引人注意。

  “這就是蘇塵圣人以前住的地方嗎?”

  眾人心下猜測著,只是這樣的地方太對不起那位大佬的檔次了吧。不說是什么洞天福地,起碼也應該是什么名山大川呀!

  蘇塵一步、一步的走在上山的小路上,走的不快,甚至比普通人正常行走的速度還要慢些。時而走兩步,時而停一會。

  天空中的光幕除了顯化蘇塵的身影之外,更是顯化出蘇塵過往的一些經歷:

  “他本是一個棄嬰,被山上一個老道士撿回山中,想為山里那座破舊道觀尋一個繼承人。而他也不負所望,天資聰穎,過目而不忘、舉一隅而三隅返。不過五六歲便已經通讀了道觀所有藏書,只是在七歲那年老道士也還是到了壽元大限,撒手而去。

  之后的日子他就一直在山中生活,道觀旁有老道士之前開墾的菜園,五谷自足。加之山路難行,也鮮少有人上山,一年到頭幾乎不見外人。他也性子清淡,樂得如此。而且道觀雖然偏僻,但依然是聯網的!這是老道士年輕的時候去拉的網線,而且由于是帝國登記在冊的道觀,網絡費用是不用花錢的。

  在道觀藏書都看完一遍又一遍之后,他便通過道觀內的一臺啟明98電腦在網絡搜索自己想要知識。得益于進入網絡時代之后,信息大爆炸,各種各樣的知識網絡上都有。驚人的天資、單純好學的心思,年復一年,日積月累下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況。

  這種情況持續到了二十五歲那年,他忽然感覺自己無師自通,自然而然便明悟了很多事情。隨后三十歲那年,天生預兆,他自而明之,世界大變,人類危機將至,隨后窮經皓首一十二年,終于找到一線生機,身合天道。”

  世界眾人看到這,都不禁感嘆,這也許就是天生的圣人吧。而且這也就能夠說明為何在信息高度發達的網絡時代,他們依然沒有找到有關蘇塵的信息。人家壓根就沒出山,唯一一次出山直接就是身合天道去了。

  蘇塵仍然一步、一步的在山上行走,看著山上的一草一木。

  他在山腰亭子里看過書;

  他在山間小溪里濯過足;

  他在山巔懸崖邊彈過琴;

  最終走進山頂上的一間簡樸道觀,道觀不大,但勝在雅致。

  蘇塵眷戀的撫過屋內的書架,書架上的每一本書他都細細研讀過。

  他的身影,已經徹底接近了透明。不少感性的人,尤其是新建立不久的蘇塵后援會中的女性更是在爆哭。

  “天道,合!”

  隨著蘇塵聲音落下,這座伴隨著蘇塵從小長大的小山峰也自行崩塌,轟隆過后,除了一地石粉,再無其他東西留下。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38/138131/5020175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是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甘肃快3走走势图定牛 云南11选5奖金对照表 20选5开奖奖金 南京麻将怎么算钱 分分彩软件 网上兼职赚钱免费 上证指数行情实时行情 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北京pk10牛牛是 新发展股票是什么股票 白小姐资讯官方下载 中国棋牌大厅官方下载 华东15选5新浪 nba季后赛首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