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種星者 > 第十二章 另一條路

第十二章 另一條路


  
“沒錯!”云七聲音中透露出一股堅定的氣息。
“有意思,如果我猜的沒錯你是為了星種才來找我的吧!”來人大笑道,手背上的精美火焰圖案很是顯眼。他正是二隊隊長胡火,每晚都會在這地方小站一會,吹吹海風,欣賞一下海景。
“胡大哥,你是怎么看出來的?”云七問道。
“眼神!你的眼神和其他人不同,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從你的眼神中就知道,你有著和狂雷一樣的倔強!”胡火盯著云七看了一會,正色說道。
“狂雷是誰?”
“一隊隊長,以后興許你能夠見著。”胡火語氣有點沉重。
“胡火大哥,我的來意想必你已經清楚了吧?”云七試探著問道。
“你小子最近鬧得那么兇想不知道都難,星種詭異的很被船長封印了,現在想找我是想要我的修煉的方法是吧?”胡火面帶微笑著說道,話音剛落,空氣為之一震,其中夾雜的一股味讓云七感到一絲不安。
好像是有什么東西在燃燒,是海風帶來的鹽在燃燒?還是其他東西?云七能感覺到胡火似乎有點生氣。
但云七還是給胡火標準的鞠了一躬:“還請教我!”
胡火一個后跳退出三十步遠。手掌一翻,肉眼可見空氣開始扭曲,云七透過空氣只能看見胡火有點扭曲的身型。同時胸口悶得透不過氣來,就連呼吸起來都顯得有些困難。云七目光微紅緊緊盯著胡火四周,能清晰的感覺到空氣中的星能十分混亂,像一團團馬上就要爆炸壓縮氣體。
“你朝我走過來,碰得到我的手的話,修煉方法可以傳你!”胡火將手伸了出來掌心向前,正對著云七。
“好!”云七立馬答應了。
本想著一口氣沖過去,看起來離得不遠,也就十五米多一點。可剛一伸腿就發現大錯特錯了。云七每往前一步無形的壓力成倍增加,胸腔仿佛要被生生壓爆一般,腦海里也是一陣陣混亂,這威壓還會腐蝕自己的精神?云七甚至感覺如果直接過去,會不會當場暴斃而亡。果然邁出這三十步沒有那么簡單……
但是,那是對別人而言。云七對這種挑戰很有信心,他骨子里就有一種不服輸的勁,即使來到這個世界,那股勁也依然成為云七敢于抗爭的支撐。不管著命運有多弄人,多么荒誕不羈,自己還是活著,而且一定要活得好好地。
緩了一會而,云七動了,邁出了第一步,緊接著第二步,第三步……一步一個腳印,每一步都是昂首挺胸。今晚的月光很亮,月光打在海面和緩緩航行的船上,蒙上了一層和諧的美感。可是平靜的海面突然間涌起了一層波浪,愈來愈大,一個個浪頭擊打在船上,一聲聲拍擊聲鏗鏘有力。云七身形正好似這艘巨輪,不可撼動。
云七眼睛里布滿血絲,面紅耳赤,甚至汗水將周身衣物都給打濕了,他努力的伸出僅剩的甚至還在顫抖的右手,觸碰胡火的掌心。隨著“啪!”的一聲,云七的拳頭已經命中胡火的掌心。
胡火平靜的臉上漸漸露出一絲驚喜的笑意,笑容愈來愈大甚至整張臉都有點扭曲,果然,那個瘦弱的身軀還是過來了。
他將伸出的手掌收回,無形的威壓驟然停止,云七漲紅的臉也漸漸恢復過來,緊接著是胡火爽朗的笑聲:“哈哈哈,世亂世愚,唯我獨清!無星無種,修身正道!強神強體,精元唯一!一力降十會,一法破萬法!吾道不孤,問天下誰敢不服!”
聲音浩蕩,猶如暮鼓晨鐘。海面頓時激起了千層浪,一層緊接著一層,烏云遮天蔽月。月光漸漸被吞噬掉了,遼闊的海面仿佛化作了一潭死水,雙目可見之處狹小黑暗,云七身前的胡火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火焰夾雜著閃電圍繞在他周圍,周圍溫度驟然拔高,他仿佛成為了太陽!成為了這世界唯一的光明!云七沒心情看胡火大顯神威了,也沒那個閑工夫探究火焰和閃電是怎么產生的,他現在想的只有一個“逃!逃的遠遠的!”
胡火已經失控了,他發出的溫度將甲板燒出一個大洞,洞邊緣泛著點點火星,洞口還在延伸,愈來愈大。云七身上也竄出一陣陣火星,云七不跑的話估計會被活活燒死。
完了,我竟然向一個瘋子求學,完了!這會胡火怕是真的瘋了,這船要被毀掉了。云七跑著回頭看了看愈來愈大的火勢,想大聲呼救,話到嘴邊卻是停住了,應為火勢已然滔天,整條船已經燃起了熊熊烈火!
云七緩緩站了起來,臉更是漲得通紅,太失態了!云七現在才明白過來,這是一切都是幻覺,鏡花水月而已。云七有一絲云里霧里的感覺。能感覺得到周圍的一切甚至都不大真實。
事實上云七一開始就慌了,沒集中精力去觀察,事實上如果用心去觀察的話以云七強大的靈魂力很快就能發現貓膩。再者,船上如果發生這么大的火災,每天晚上船上都有值夜班的,為什么沒人救火?為什么沒人發現?甚至還有實力強悍的幾個隊長和船長蓋格在這里。如果發生了這等重大事件,肯定會第一時間趕到。逆風海盜可絕不是徒有虛名。
越想著云七越覺得丟臉。同時也在感慨胡火的強大。
果然裝逼是強者的專屬,蓋格那個裝逼裝的算個什么,胡火這里可是直接造就了一方虛擬的世界,即使只有幻像,那想來也足以讓一些普通人奉若神明了。
懸浮在半空中的胡火,看了一眼云七,臉上的驚訝之色愈發濃郁,這的確是自己制造的虛擬世界,或者更恰當的說這是半吊子的法域,雖然只是半吊子,但困在一些普通的異境異者還是易如反掌,身入法域,迷心削志,弱者行尸走肉,迷失自我,強者,干擾心智延遲反應。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云七不但沒有迷失心智更是看破了他的法域。
“這小子,有點奇……”
驚訝過后的更是一股濃濃的興奮。
他比自己更適合這條路!一條充滿未知的路,一條少有人涉足的路。
星種,以然成為每個異者獨有的標志,胡火本來只是朝離國境內異者里最微不足道的存在,因為得罪了朝離國當代大將軍朝勇。而被活生生地挖去了星種,本就應該死去的他奈何卻還倔強的活著。一步步的踉蹌前行,那天夜里,他胸口不斷的溢出血液,不得已癱倒在地上,這時候胡火看到了一束光芒,光芒照射在一個男人身上,氣宇軒昂恍若神明。男人救下了他,給了他新的生命。這些年,剛開始復仇的心從來沒有消減過,在逆風海盜內高歌猛進,璇海之上也漸漸闖下威名,直到現在成為了逆風海盜二隊隊長,胡火對朝勇甚至抱有感激,失去了星種才能發覺自身的強大,同時也體會到了常人不能體會的東西,或許,星種的出現或許本身就是個錯誤……
“哈哈,你能看出這是幻境,那就足以證明你的資質了。”胡火朗聲說道。
“云七,告訴過,你為什么想變強!”
云七緊緊盯著懸浮高空的胡火,吼道“變強需要理由嗎?只不過不想屈服于命運而已,生命來之不易,不想白白浪費而已!”云七摸著胸口那顆感受到了星種在心臟里的跳動,接著吼道:“我還有很多事沒做,很多東西不了解,我需要力量,也必須得到力量!”
“哈哈哈!有意思!”
胡火大笑,隨后,化作點點星光注入胡火體內,很快胡火化作一團耀眼的流光朝著云七俯沖而下,云七很配合并沒有反抗,流光隨之一股腦的鉆進了云七天靈蓋。
然后,云七又暈了過去……
“你這小子,什么情況,暈船嗎,怎么倒在這里?一天天的動不動就睡過去了,快快快!做飯去,大早上了,船上的哥幾個等著早飯呢。
云七讓這嘈雜的聲音迷迷糊糊睜開眼,奇怪的是并沒有看到昆大石那張熟悉的面孔,反倒是看見一張糙面皮子,睜著大眼的瞪著他。
昨晚云七和胡火談話的地方正是角落里,視野盲區,若不是放哨巡邏的船員,及時發現,云七都不知道要睡多久。
昆大石的任務不是監視我嗎,這就失職了?
“現在什么時候了?”云七躺在那里睜開眼說道,也不想管其他的。
“新紀元3001年,九月六日。”
新紀元的稱呼是根據現有的歷史記載而定的,八大帝國把能保存下來關于人類最初步入修行的大概年份定做新紀元的開始,距今已經是過了三千零一年了,經過這么多年的繁衍,異者的修行界也漸漸繁盛起來。
“咋了?”
“沒事,這天是我新的開始。”云七起身,嘴角微微上揚,慢慢的朝食堂走去。
巡邏船員晃晃腦袋接著巡邏,但很快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不應該呀,船就這么大,我怎么現在才發現那小子,奇了怪……”
……
食堂內,已經是大變了模樣,廚房內鍋碗瓢盆的都比較齊全,云七上次做的烤肉架也擺放在哪里,飯桌擦得雪亮的,位置一排排坐滿了人,都拿著個炸肉餅津津有味的吃著。
看來耿老漢的肉餅做得不錯啊!這食堂經營開始有模有樣了。
來到廚房后臺,耿老漢帶著一個船員正在忙碌著,就單做一個東西,炸肉餅。
耿老漢見到云七過來了,如釋重負,連忙揮手示意云七過來,他實在是撐不起了,這梆子人口味越來越高了,竟然都在反映炸肉餅沒有昨天的好吃,云七沒來之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小七子,來,多教我些東西,這梆子人不好伺候!”
“嘿嘿耿老,那今天我就把我必生所學傳授與你,你能學到多少看你本事了!”云七笑道。
“這話咋聽上去這么怪?”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70/318788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x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追光娱乐安软市场 天津11选5规则 高进娱乐棋牌 股票有杠杆平台有哪 哈灵浙江麻将哪里下 网络游戏赚钱 心悦吉林双辽麻将安装 正规的网赚 微乐家乡麻将苹果版 股票历史价格查询 好玩能的棋牌游戏 股票长期投资建议 最新吉祥棋牌馆手机版 天津11选五5遗漏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赛车app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