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種星者 > 第九章 星種已出

第九章 星種已出


  
顧七的記憶如海水般的涌入云七腦海,生父對自己失望至極任其自生自滅,大哥二哥對自己百般排擠,還有披著羊皮的柳消月……屈辱,嘲笑,鄙夷……整個世界仿佛對他抱有敵意,為什么?——只因為沒有星種!沒有星種注定是普通人。
“因為我沒有星種!”云七雙拳緊握,不知不覺見顧七殘留的怨恨已經影響到云七,他雙目通紅,憤恨忍不住的要溢出來。
“對!這是事實,也是不可逾越的根本!”男人一只大手搭在云七肩膀上。
“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嗎?”云七還是有點不甘心。
男人沉默許久,他能感受得出云七那種渴望強大的心,再三猶豫才緩緩說道:“有!那種方法可以讓你變得強大,卻不能讓你成為異者……”
這話一出眾人臉色紛紛巨變,好像聽到什么可怕的事一般。
“不可!胡火,你這是要把這小子帶入歧途!”昆大石忽然喝道。
“對!二隊長!這法子萬萬使不得……”一人也叫道,從聲音里可以聽出他們對這件事是避之不及。
海風突然吹起,甲板上的篝火,在風中搖曳仿佛下一刻就要熄滅。
被昆大石叫做胡火的男人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像是聽到什么可笑的事情,下一刻,胡火突然將身上的獸皮大衣脫下,露出健壯的上半身,可與眾人不同的是胡火的胸膛中間有一個拇指般大小的洞,如果仔細的去看的話,可以明顯的發現那個洞直接貫穿了胡火的胸膛,這幅相貌怎么看都覺得詭異,眾人見到這一幕紛紛靜若寒蟬,胡火環視一圈接著說道:“兄弟們,我這洞是怎么回事想必大伙都知道吧!我的星種被朝離國的大將軍生生挖掉了,可我照樣活得很好,甚至愈發強大。這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我們被星種拘束了,其實我們依靠自身的力量照樣可以變得強大!”
“胡火!別說了,不是每個人都和你一樣幸運!異者修煉由下至上分為,啟,異,靈,玄,法,地,天。七個境界,這是萬古不變的修煉方式,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泡沫。胡火你問心自問一下你能感覺到境界的存在嗎。你可不要忘了異魔是怎么誕生的!”昆大石爆喝道,他很生氣,氣在胡火那自己的生命在冒險,氣他不明白異魔的可怕。
昆大石這一聲怒吼,讓胡火打了個機靈,他意識到自己有點過激了,這條路尚未開通,加上異魔的困擾,胡火覺得現在不能冒這個險。也不敢說這條路走得通。
“能說一下,這條路怎么走嗎?”云七抬起頭看向眾人。
“小七子,別犯傻了,跟你說說吧,這世界確實存在沒有星種的修煉者,他們幾乎都是普通人,可他們大多都在最后淪為異魔,異魔生性殘暴,宛如喪尸般活在世間,他們專門屠戮異者,以星種為食,他們是我們異者的天敵。”昆大石講解道,語氣十分沉重。
關于異魔云七聽過這個名號,但卻不曉得異魔到底是什么。在家族中他幾乎是被囚禁起來的,成天學習貴族禮節,政務處理。關于異者的一切家族都給他屏蔽掉了。
云七心情十分低落,不知道是受顧七情緒影響還是因為什么。
他緩緩離開現場,眾人也沒有阻攔這是無可奈何卻也是不可改變的。
云七回到上次囚禁自己的小房間內,坐在床上對著墻壁發呆,一張張臉龐在云七腦海拂過。
小滸,荔枝,胡歷,黎渦……來到這個世界是孤獨的,對那未知生物的恨意確實永恒的,云七又重新回憶起當時的一幕幕,突然感覺到忽視了什么,對!那個未知生物!很有還在自己體內,在這具轉生的顧七體內。
云七摸了摸胸口,有種想挖開看看的沖動。但很快就抑制住了。
“這么重要的事現在才發覺……”云七十分懊惱。
嗯!!云七感覺到背后一涼,背后有人!猛地回過頭。
只見一張傻乎乎的臉蛋沖著只見笑,“這不是叫傻木頭的那人嗎……”還沒等云七反應過來,一擊腦瓜崩突然襲來,直擊云七的天靈蓋!“嗡——”云七腦海傳來一聲巨響,緊接著全身都開始震動共鳴,云七徹底昏倒在床上。
朦朧之間云七看見那傻木頭正朝著自己傻笑著扣著鼻屎……
這都什么事啊!
云七看不到的是,傻木頭的身影越來越淡,最后直接消失在房間內。
船頭那巨大的雞頭內,蓋格正慢慢享受著手里的一塊烤肉,時不時地發出大口大口的吞咽聲,他似乎很享受這一刻,這時,傻木頭忽然出現在蓋格房間內,沖著蓋格傻乎乎的笑著,一排潔白的大牙在黑暗中十分顯眼。
蓋格將剩下的烤肉放入餐盤里,與傻木頭對視一眼,那雙邪魅的雙眸閃過一抹亮光。下一瞬間蓋格直接出現在傻木頭身邊,像是在和傻木頭說話,又像是自言自語“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那小子卻是很有意思,他的星種很奇怪,我甚至懷疑他究竟是不是顧家的人……”
傻木頭再次消失,發出“嘎嘎嘎”的怪叫聲。幽暗的房間內,蓋格再次回到座位上拿起餐盤內剩下的烤肉,繼續享用著,口中還念叨著“確實,廚師的活老耿來干,不大合適……”
……
云七醒來時,第一眼見到的是昆大石那張糙臉。
“喲!醒啦,你這小子那點破事不至于吧自己給哭昏過去吧!”昆大石大大咧咧的坐在云七床邊上扣著腳皮,扭過頭跟云七說道。
“滾!”云七見這一幕忍不住的爆了句粗口。
“喲!脾氣還上來了!咋了,惱羞成怒了。”昆大石揶揄道。
云七是真的服了,生怕被昆大石誤解,指不定這件事會被他說的全船皆知,忍不住的解釋道:“是那個傻木頭,他突然出現在房間里把我彈暈了。”
“你說傻木頭,嘿嘿,那家伙在你剛上船起就天天盯著你,不過這是好事壞事誰又說得清呢?”
“為什么這么說?”云七不解。
“好吧,告訴你也沒事,傻木頭他并不是人,而是精靈!”
“精靈?!”云七差點沒被這話給嚇死,哪有這么丑的精靈?有這么不著調的精靈,這跟云七想像中精靈的完全是兩個物種,還是說這個世界的精靈都長這個樣?
“哈哈,瞧你嚇得,傻木頭確實是精靈,而且是這艘船的精靈,他守護著這艘船,也守護著我們這幫子兄弟。”昆大石稍微正經的說道。
“那這船……”
“嘿嘿,這個你就不必知道了,大哥不讓說。”昆大石神秘一笑。
“你現在感覺身體怎么樣?”昆大石笑了笑,云七總感覺這種笑容有點詭異,像極了電視劇里太監的奸笑。
云七翻開被子起身,稍微舒展了一下身體,卻感覺身體格外輕盈,氣血飽滿,每深吸一口氣都感覺前所未有的舒暢,氣流順過自身的胸膛,傳來一股暖意。
”我……我有星種了?“云七有點不可置信。
“哈哈,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昆大石笑道。
“石哥,說清楚要不然就成驚嚇了!”
“這我咋說得清楚,大哥來看過你,結果你就有星種了,想搞清楚你去問問他唄!”昆大石漫不經心的說道
云七連忙朝船長的房間跑去,只留下重重的摔門聲。
昆大石往床上一躺:“這小子,都不知道撞了什么好運了,難道是睡覺的原因,嘿嘿,我借這寶地睡一覺再說,沒準就醒來就破鏡了!”
云七一路小跑來到船頭船長房間前,小心翼翼的敲了門,聽到一聲回應才走了進去。
船長房間內,蓋格依然坐在那張椅子上,好像在等著云七,燈光還是非常昏暗,熟悉的場景從來就沒有動過,云七壓抑內心的不安,抱拳說道:“船長能不能和我解釋一下我的星種是怎么回事。”
“一般來講,星種是伴著人的出生而具有的,普通人家得到的概率為千分之一,若父母雙方都是異者具有星種的概率為百分之九十九,你卻是那百分之一,但又不全是百分之一,你的情況很奇怪,可能你的星種一出生就被隱藏了,家里不清楚,瞞了十幾年,而現在我將他激活了!”蓋格說著說著站了起來,張開雙手,天花板上的明珠突然發出一道強光,蓋格沐浴著這道強光,一股天選之子的氣場散發開來。
這場景云七看得都快炸毛了,你是有多喜歡裝逼啊,不裝會死嗎?當然現在也沒工夫想這些了,這一刻云七產生了一個可怕的猜測——那未知生命會不會就是星種?
越想越發慌,難道在這里也擺脫不了這種厄運?那個殺死自己兄弟和愛人的未知生物真的是這里的星種嗎?
”有辦法能看到自己的星種嗎?“云七急迫向蓋格詢問道,聲音中帶著濃厚的不安。
這個反應另蓋格有點意外,他不應該是擺出一副感恩戴德的姿態嗎,這樣才能更好襯托自己天選之子般的偉大。
稍微哼了兩聲,蓋格用一種滄桑的聲音說道“當然可以,每個異者都能看見自己的星種,這叫內觀,修行時必須要用到。”
“能教我嗎?”
“小子,我沒時間跟你耽擱,你想學誰便找個人問都行,現在你可以走了!”蓋格直接下來逐客令。這小子,跟他開了星種,謝字都不說一聲,還問這問那,想都別想。
云七抱拳鞠了一躬,連忙破門而出,那顆急躁的心已經等不了,現在恨不得將自己的胸膛刨開看個明白。
回到房間,昆大石已經躺在床上鼾聲如雷。口水順著嘴角往下淌,看樣子睡得正熟。云七心道在這里更好,都省的去找了。
云七二話不說,對著昆大石的耳朵一陣大吼:”石大哥,起床啦!!“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70/319715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x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新钢股份股票 今晚35选7中奖号码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意甲在线直播 福建体彩31选7专家号 全天彩两分彩计划 今晚最准四不像图_相关词汇 深圳风采开奖历史查询 股票如何融资 紫幻河南麻将怎么不能下载了 黑龙江22选5开奖直播 美人捕鱼是什么平台 单机四川麻将血战免 炒股软件手机版下载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 股票投资收益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