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即使如此我也期待幸福 > 第三卷 圣光天使(十九)

第三卷 圣光天使(十九)


  
劉雨馨拉著林鋒一口氣跑回了大廳,看到周圍絡繹不絕的人流才心有余悸得望著VIP區域的方向大口大口喘氣
“我們跑什么?”
被迫和劉雨馨一起跑路林鋒莫名其妙,說好的是突擊行動吧?
“我也不想啊!”劉雨馨的小臉幾乎鄒成了一團:“可里面八九個大佬,每個都好像能打我好幾個的樣子。你能不能打我是不知道了,但我肯定打不了”
想到自己苦難的日子遠未過去,劉雨馨又是一陣肝顫。媽的,我運氣真是逆天!每次都是大排面……
林鋒聽劉雨馨這樣一說也沈默了,如果劉雨馨沒看錯的話包廂里至少是有9個四階了,這是什么意思?9個中將齊聚一堂,前不久發生的蟲群之戰也不過這種規模了!難道原始教會的這次集會竟然是墮天使親自主持的?
“啊~!”
“啊……”
一陣此起彼伏的女人尖叫聲中,一個2米以上的彪型大漢在人群中開出一條筆直的道路來,擋在前進道路前面的人只要避讓不及無論男女老少都拋飛出去。
臥槽,原始教會的人做事都這么張揚的嗎?這次算是領教了!
那像螃蟹一樣氣焰囂張的彪型大漢移動到劉雨馨面前三四米處停了下來,隨即身后鉆出一個小個子。
劉雨馨這才勉強合上自己因為震驚而張開的嘴巴。
剛才還人來人往的大廳經過這樣一鬧騰現在已經看不到了一個人影,只剩下幾個因為受創而躺在地上**的傷員。
“你……你們怎么可以這樣?這里可是安全區啊!”
這好比事后戰場一樣的狼藉大廳讓劉雨馨說話都舌頭打結
“那又怎樣?”
彪型大漢甕聲甕氣得問,仿佛剛才他所做的和吃飯喝水一樣正常
那又怎樣!劉雨馨為之一窒。如果按照林鋒的說法,他們應該是屬于東山區的異種,當然不會遵守聯盟的法案法規。
“別和他們廢話,會首還在等著我們復命呢!”
血牙掏出一把匕首撲向林鋒
“噢”
血刃答應一聲揚起了砵大的拳頭,只一閃身就到了劉雨馨身邊將他砸飛了出去。憨直的血刃不禁一愣,這么弱?那他還敢來攪局……
“劉雨馨,你怎么樣?”
林鋒倒是想出手相助,但血牙的匕首像毒蛇一樣刀刀不離他的要害,現在的他根本就脫不了身。
藍芒一閃,倒在地上的劉雨馨出人意料的馬上站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乖乖,幸好自己能感知到進攻路線,及時避開了要害。看來自己和對方實力還是相差太遠,根本不夠資格做他們的對手,掏出手槍就是一次掩護射擊。
一道紅色射線準確命中血牙,卻被他身體里泛起的血色波動抵消。血牙退后兩步和林鋒拉開了距離,全神戒備著劉雨馨,有鐳射武器在手的劉雨馨已經對他產生了很大的威脅。
血刃一看血牙吃了虧,又再度向劉雨馨沖了過來,半路上卻被林鋒給截住,兩人的雙拳在空中交加發出“呯”的一聲巨響,兩人各退了一步,看起來是旗鼓相當。
在一旁的血牙當然不會閑著,趁這個空擋迅速逼近劉雨馨。他感覺持有武器的劉雨馨給予他的壓力更大,應該盡早清除。
“林鋒,快攔住那小個子!”
劉雨馨連續三槍在血刃身上激起三個漣漪將他逼退,空出手來的林鋒又閃回了劉雨馨身邊替他接下了匕首。劉雨馨不失時機得又補了兩槍,角度和時機刁鉆的讓血牙恨的牙癢癢。
再次被命中的血牙怒吼道:
“血刃,不惜一切代價將那女人殺了,這個人我來纏著他”
身上緊接著冒出了濃濃的血光
面對著已經激活核心隨時可以發動技能的血牙,林鋒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應付,完全顧不上了劉雨馨。心中焦慮的林鋒聽到一陣連綿不絕的呯呯呯聲后大聲高呼:
“你沒事吧?”
被血刃連擊擊飛的劉雨馨在空中化為一個藍光包裹的圓繭,在地上翻滾幾圈停了下來。藍光斂盡,劉雨馨一擦嘴角的血跡站了起來
“還算是完好,幸虧戴上了醫療核心”
看起來好像是占盡優勢的血刃此時的臉上卻是極為難看,方才劉雨馨那十幾下當然不是白挨,間中的當會兒也回敬了好幾槍且槍槍命中,已經損耗了不少他核心中的能源。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那十幾下每次都可以讓普通三階進化者重傷的攻擊為什么沒有對劉雨馨產生效果。看起來像是每次受傷后就用醫療技能恢復了傷勢,可從沒聽說過那家的核心可以連續使用十幾次的。通常不是最多兩次核心就會陷入沉眠需要再次充能激活嗎?難道……
“血刃,別管那女人了,她可能擁有絕對領域,太危險了,我們倆先收拾了這個男的”
血牙卻是證實了血刃心中的猜想。絕對領域!神之天賦,只聽他們的會首說過。能在一定的空間范圍內劃出屬于自己的世界,重新填寫世界法則,顛覆現有世界的一切物理規則。簡單一點來說其實就是:創世!
這種人實在是太危險了,雖然看起來是個弱雞,可一旦進入了他的結界,你就會發現自己只能任他宰割。
雖然發動結界的條件不知,但血刃不認為自己想知道這個答案,那個領域的范圍還是限制在那女人身體中的某處比較好。當下不再理會劉雨馨的騷擾,全力合擊林鋒。
這樣一來林鋒壓力大增,沒有幾分鐘時間就數次險象環生。這回換劉雨馨擔心林鋒了,在不停掩護射擊的同時不停的拿眼睛瞥向大廳入口。說好的支援呢?怎么還沒動靜?難道要等到替他們收尸嗎?娛樂城發生騷動那么久了,他們肯定也知道出變故了呀!
在煎熬中的時間過得分外緩慢,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卻讓劉雨馨有快撐不下去的感覺。好在門口終于出現了劉雨馨盼星星盼月亮般盼來的救兵,會長帶著一眾學院精銳呈半弧陣型包抄過來,原始教會的兩人一看形勢不妙也停下了進攻退到一邊。
“喂,你們怎么才來?睡著了嗎?”
劉雨馨極為生氣,明明就在附近,卻拖延到現在才來
從隊伍后面鉆出的一個人打消了劉雨馨的全部不滿,這不正是學院的校長,平時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聯盟傳奇謝東青謝老爺子嗎?原來娛樂城發生騷動后立刻有人將情況匯報給了鈴會長,鈴木男立刻指示成員調出了監控然后得出了東山區高階異種已經傾巢而出的結論。焦急萬分的他立即向校長匯報了這件事情。
深知墮天使實力的校長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一切等他到了現場再說,所以救援才拖延到現在。
就在學院一干人現身的同時,墮天使也帶領著自己的下屬慢慢地踱了過來,和謝東青站立在不超過五米的對面,仔細打量了謝東青一番,一聲長嘆:
“許多年沒見了,小謝,你老了”
謝東青已經沒有了傳奇五階的沉穩,激動得叫了聲
“蘇隊長……”
墮天使用手一擺阻止了謝東青繼續說下去
“我早已經不是你們的蘇隊長了,現在的我和聯盟沒有任何關系!”
謝東青也慢慢平復了由于多年不見而產生的激動,沉聲問道:
“不知道蘇隊這次來天都所為何事?”
“我要說在東山待膩味了想到這游玩一番散散心你信嗎?”
墮天使自從進來看了一眼謝東青后眼睛就一直盯著劉雨馨
謝東青拿手一指劉雨馨
“別開玩笑了,我都一把年紀了帶不動。你是為了他嗎?”
墮天使搖頭搖,正色道:
“我怎敢干擾尊上的意志……我其實是聽說我那妹妹在安全區大鬧了一場,以為她和我一樣想開了,特意來接她的”
然后向劉雨馨一鞠躬
“無比榮耀的尊上,請原諒我這小小的試探。東山的王座虛位以待已經太久了!你可能不會理解我發現您蘇醒后心中的雀躍!我等在東山期待著您的君臨!”
謝東青一聽大驚失色,他就這么把聯盟機密公諸于眾人了?偏偏聯盟對他沒有任何約束力。在場的諸位都是聯盟的精英,多多少少能接觸到一些機密,怕是今天過后劉雨馨的真實身份將再也不是秘密,不知道對劉雨馨日后的生活會不會造成影響。
相比于現場眾人的一知半解,劉雨馨卻是徹底懵逼。這明顯是反派大頭目的說啥?尊上?感情老子才是這個世界的終極大boss,最后被主角團奮力鏟除的悲情角色?什么鬼?我才不要那種人設呢!我要的是和家人平平安安的一生一世啊!
“喂,那個誰,你倒是說清楚啊!”
劉雨馨急了,手指著墮天使亂點,現在才管不上什么傳奇不傳奇呢
墮天使卻是再度向劉雨馨一鞠躬,身上爆發出耀眼的電光,無數的黃柱透體而出,迅速在虛空中凝結出一具黃色天使,雙翅一扇,畫出數道電弧,沖破娛樂城的天頂消失不見。等眾人回過神來,原始教會的眾人也已經趁著剛才的混亂溜進了人群,再難覓到蹤跡。
威爾望著天空中殘留的弧線喃喃自語:
“這就是空天使?我竟然要和這種怪物戰斗然后取勝?”
除卻呆立的威爾和已經知道內情的校長和鈴會長,在場的各位無一不表情復雜的看著劉雨馨,劉雨馨對上一雙雙熟悉而陌生的眼睛茫然道:
“怎么了?我是劉雨馨啊!你們這是怎么了!”
許久不曾體會的孤獨感重新將他包圍,冷的他心里直打寒顫
忽然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我知道你是劉雨馨,我記憶力沒那樣差”
劉雨馨轉身一看卻是剛認識不久的林鋒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他,眼圈一紅,差點想撲入他懷中嚎啕大哭。咬住自己的下唇將沖動抑制住,將目光投向那些往日里一起作息,一起戰斗的伙伴。
沈紅霞第一受不了他滿是哀求的眼神,跳將出來雙手搭上劉雨馨的雙肩
“我們知道你是劉雨馨,是一起同心協力戰斗過的伙伴,是同生共死過的朋友,希望你以后也不要忘記了!”
“哇……霞姐……嗚嗚嗚”
劉雨馨再也沒能忍住,趴在沈紅霞懷里大哭起來
場地中余下的眾人用詢問的眼神互相對視一番,然后一個個走到劉雨馨身邊圍成一個圓圈。剛才劉雨馨那宛如要被拋棄小狗的神情讓他們感到分外內疚,只為一個可能,就要扼殺來之不易的友情,自己未免太過分了一點。
一邊了冷眼旁觀的謝東青這才松了一口氣。只要劉雨馨在這個世界還存在著羈絆,未來他必定會為人類做點什么,哪怕只是保留下來了人類存續的火種,都將是一個偉大的勝利。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78/316241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x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六肖王中特期期 网络调查赚钱 网上赚钱哪个靠谱 微乐北京麻将算法 捕鱼现金72注册送分 江苏7位数专家预测号 黄大仙摇钱树免费资料 麻将来了下载手机版 捕鱼王者官网手机版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新基建大数据的股票 神来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股票用什么软件 四川金7乐2019走势图表 江苏11选五推荐预测号码 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