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邪王的金牌寵妃 > 第八章 喜歡我不要的

第八章 喜歡我不要的


  
看見李瑜,慕文君瞬間冷下了臉,“李大人怎么來了。”
“在下沒有穿官服,便擔不起小姐一聲大人,不如……”李瑜盯著眼前的女子,就像是豹子在盯著自己的食物,“小姐喚我一聲李郎?”
慕文君聽見了,十碧也聽見了,加上后面路過的人不禁也停住了腳步。
“放肆!”
不等慕文君說話,十碧已經沉不住氣,大聲呵斥,“堂堂慕府嫡小姐,豈是你能輕薄的,信不信我叫人將你打出去。”
“小姑娘脾氣怎么這么暴躁,說不定以后你要還喚我一聲姑爺呢。”
“你,你不要臉!”十碧急紅了臉,跺著腳將慕文君護在身后,“小姐你快走,去找國公大人來!”
“據我所知……”李瑜一直盯著慕文君,目光從未離開過,“嫡小姐好像在府中并不受寵,若是我跟慕老夫人開口,小姐覺得,國公有拒絕的理由么?”
“你!”十碧剛要破口大罵,卻被慕文君拉住。
她走上前,笑看李瑜,“大人想要娶我?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大人家中已經有了賢妻,還有美妾兩房。”
“那又何妨。”李瑜步步上前,“只要小姐愿意,我可以休妻散妾!”
“不要臉!”躲在假山后面的慕婉心中憤恨,自認哪一點都比慕文君那個女人強,可是為什么好男人卻全都圍著她轉?
一定是那個女人不要臉的使了狐媚手段。
對身后的侍女耳語幾句,看著她離開后,慕婉笑著從假山后面走了出去。
“李大人,我姐姐現在的眼界可高著呢,您的身份,恐怕入不了家姐的眼。”
看著娉娉走來的慕婉,慕文君心中冷笑,這白蓮花終于是忍不住了。
“見過二小姐。”李瑜風度有禮,總是給人一種風度翩翩的感覺。
“李大人,上次家宴,家姐已經傾心于睿昌親王,我看您吶,還是哪涼快去哪待著吧。”慕婉句句看似在幫助慕文君說話,實則揪著李瑜的痛楚戳,暗諷他家室身份處處不如沉崇,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什么時候開始,妹妹竟然這般護著我了。”慕文君嘴角蕩出笑意。
“姐姐這是什么話。”慕婉主動上前挽住她的胳膊,外人開來就是一副姐倆好的景象,“妹妹一直都是向著姐姐的,只是從前……”
只是從前的慕文君太傻,竟然次次著了這個妹妹的道!
十碧看著眼前的景象驚的心驚肉跳,生怕慕婉再對自家小姐使怪。
慕文君一個眼神讓她退下,注意到假山那邊傳來動靜,加深臉上的笑意,挽手回應著慕婉,“那看來,之前都是姐姐我的不是了。”
慕文君的反應讓慕婉詫異,若是換做以前,她早就嫌惡的一把推開自己,這樣,后面的發展就全由自己控制,可是……
“妹妹這是怎么了?”看見慕婉發呆,她故意拔高了聲音,“妹妹,你還未出閣,就這樣盯著李大人看,恐怕不妥吧。難道……”
慕文君故意在她耳邊小聲,“你就這么喜歡我不要的?”
“你胡說什么!”后知后覺的慕婉惱羞成怒,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臂。
“啊!”
“啊!”
兩聲尖叫同時響起,慕文君摔倒在地,嘴角卻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而一頭撞進李瑜懷中的慕婉看見后不禁打了個寒顫。
“你們在干什么!”一聲暴怒從身后傳來。
慕婉急忙推開身前的男人,看見來人時,不禁雙腿打顫。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這成何體統!”成國公秒變土撥鼠。
跟來的曾王氏更是氣的上前,一巴掌打在慕婉的臉上,“上次宴會你在睿昌親王面前主動獻媚,已經讓我成國公府成了笑話,這次竟然又與旁的男人糾纏不清,我成國公府的臉都被你丟盡了!你真以為有姑母護著,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么!”
“不是,不是我,是她!”慕婉一手捂著臉,一邊指向慕文君,“是她推的我,我才會站不穩……”
這時眾人才注意到倒在地上的慕文君。
“妹妹這是說的什么話。”慕文君雙眼泛紅,故意露出被挫破皮的掌心,“李大人有事來見我,你卻故意到大人跟前獻媚,我不過呵斥你兩句,你便惱羞成怒的將我推倒,現在反倒,反倒……”
慕文君字字悲戚,后面的話不用旁人說,意思也已經很明了了。
“我看到了,就是你故意推的我家小姐!”
十碧險聲哭出來,看著慕文君掌心略顯猙獰的傷口,她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巴掌,為什么沒有第一時間保護好小姐!
“你胡說!”
后知后覺的慕婉這才反應過來,不敢置信的看向慕文君。
“你陷害我?你陷害我!”
說著,慕婉張牙舞爪的就要沖過去。
“還不給我拿下!”成國公親自下令,三五個小廝上前,不等慕婉碰到慕文君,就已經被制服在地上。
“慕文君,你給我等著,我讓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在這個府中,只有你一個是外人!”
“啪!”
巴掌再次落到慕婉的臉上,曾王氏神情略顯慌張的看了看看了看李瑜,又看了看成國公,拿出手絹堵了慕婉的嘴,“快把這個瘋丫頭給我關到柴房去!”
慕婉被押走,慕文君這才由著十碧將自己扶起來,對著成國公欠了欠身子。
“李大人今日怎么會來?”成國公直接走到李瑜跟前。
“我是來給慕大小姐帶話的,如今話已帶到,在下就等著小姐的回復了。國公大人,下官告退!”李瑜故意將話說的曖昧不清,引人遐想。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慕文君想要罵人。
果然,成國公主動走到她的跟前嗎,聲音冰冷問道,“你們說了什么?你一個閨閣女子,怎么會沾染朝廷官員。”
“表叔。”慕文君欠了欠身子,“我與李大人并不相熟,他此次來,是幫睿昌親王帶話的。”
那場家宴,睿昌親王青睞慕文君府中誰人不知,而李瑜又隸屬睿昌親王麾下,這個理由也算是合情合理。
成國公點了點頭,既然是睿昌親王著人帶話,他也不好多聞,臨離開時看了一眼慕文君的掌心。
“去尋個郎中來看看吧。”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79/318168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x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实时股票行情查询 九游大厅透视挂是真的吗 怎样才能玩好捕鱼游戏 pk10预测软件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排 网投秒速赛车公式技巧 多乐彩怎么玩 广西11先5开奖走势图 火龙果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福建31选7胆拖对照表 网上打工赚钱的项目 kl8com快乐8登录导航 35选7开奖结果查 云南山水麻将昆明版 英超历史最佳射手 琼崖海南麻将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