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冷暮七月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詩會

第一百九十六章 詩會


  



    虞蕭可不認為自己的文采比起武成緒來差在哪兒,武成緒那人,除了自高自大,就是一無是處,哪像自己,既謙虛有儒雅,最想要的是,才識出眾,除了低調,別無他法。
    “怎樣,武成緒,你是不敢了?”看著武成緒久久不不搭話,虞蕭哪里能容忍他不應下自己的話,他可不愿意就自己一個人虧了呢,到底還是要啃下武成緒一塊肉來。
    武成緒被虞蕭一刺激,哪怕知道是虞蕭故意為之,可是,他武成緒那是臨陣脫逃的人,既然虞蕭給了一個坑,他奉陪到底就好了,難道他還能輸給喬預那敗給虞蕭不成。
    “好,既然你說了,我就應下了,不過是為奴為仆一年而已,我武成緒不是懦夫,這么一點兒小事情,還是能應下的,只是本公子應下了,其余的人又該如何呢?還有,你別以為本公子就輸給了你,說不定,從明日起,你就是本公子的小跟班兒了。”武成緒看著虞蕭,他心里有的是成算,虞蕭即使再有進步,也不是他的對手。
    “你們是何意?同意本公子這個提議嗎?反正我是覺得不錯,更何況,本公子都不怕輸,你們怕什么?”
    虞蕭也知道,這個懲罰想要實施,不僅需要武成緒的同意,更重要的是,需要其余的人的贊同。
    “好,既有彩頭又有懲罰,本公主樂意之至。”這本就是七月原本的意思,卻被武成緒提了出來,不管他是什么意思,七月都沒有反對的意思,更何況,今日輸的人只有武成緒或是虞蕭。
    七月看著在一旁賞花的武成緒,眼中閃過精光,也不知他是什么意思,過于自信,或者是針對虞蕭的意思。
    “你們呢?”
    見七月同意了,虞蕭心里更激動了,仿佛自己眼前就已經看見了武成緒為奴為仆的那個時候了。
    “既然大家都同意,我們也不能拖了后腿,是吧,兄弟們?”施南平日里也是好玩兒的,聽著這個提議,自然是不會錯過了,一切玩兒好了才是正經的。
    “那當然了!”
    “好好”
    聽到眾人的話,虞蕭忍不住高興,眼神挑釁的看著武成緒,意思就像是說怎樣,你看我厲害吧。
    “你們自己玩兒吧,我就不參加了,這件事情就別算上我了,我還是看著就好。”喬預不愿意加入他們,他可不愿意和他們玩兒這么無趣的游戲,有這時間,還不如出去騎馬呢!
    喬預從小就不喜歡讀書,讀書就比要了他的命還嚴重,家里請的先生,基本都是被他氣跑的,反而還喜歡一些騎馬射箭的武將做派,只是邵陽大長公主府地位尊貴,他喬預尤其邵陽大長公主的心頭肉,自然是不可能讓他上戰場拼殺了。
    “啊,你不參加啊,可是這么多人都參加了,你一個人,這樣是不是不好啊,更何況。七月都同意了。”虞蕭一聽喬預的話,先是皺眉,他怎么也沒想到,不愿意的人會是喬預。
    “對啊,喬小四,你不會是輸不起吧,還是覺得自己根本贏不了,就不出來丟臉了?”武成緒的話很有意思,話里話外,都是喬預輸不起的意思。
    “本公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們想干什么,和本公子沒有任何的關系,更何況,這么無趣的活動,你覺得本公子會有這個興趣嗎?”喬預臉色如常,他不是不知道武成緒是什么意思,只不過,他喬預向來不會考慮其他人的意思。                                    
    喬預甩袖坐在了一邊,靜靜的不再說話了,他不愿意再閑說,反正他決定了的事情,誰也不能改變。
    “既然這樣,喬預就排除在外吧,他不愿意參加,誰也不能強逼,如果有誰不愿意參加,也是可以的!”喬預不愿意,七月也不會強逼,更何況,喬預那樣子,也沒什么學問。
    “各位哥哥姐姐,洛琨可以不參加嗎?洛琨不會這些的,家里人沒有交洛琨這些。”洛琨臉蛋紅紅的看著七月和武成緒,他們說要作詩的時候,洛琨就有些慌張,可是七月說了不愿意參加的可以不用參加,他才稍稍放心了,他不怕被人笑話,只怕被人看不起。
    看著小小的胖嘟嘟的洛琨,七月眼神也帶了兩分柔意,尤其是看到洛琨眼里的天真后,她臉色也緩和了,不一樣自己嚇著了這一個小弟弟,只是看著他小心翼翼的樣子,心里有些無奈,這樣一個孩子,都這么謹小慎微,可見平日里很不受待見。
    “自然是可以的,你叫什么名字啊?告訴姐姐!”七月看著眼前小手緊緊拽成拳頭的洛琨,心底柔軟,她像這個年紀的時候,似乎已經是永安城的小霸王了。
    洛琨聽著像黃鸝一樣動聽的聲音,心里很是親近,看著七月臉頰微紅的說:“姐姐,我叫洛琨,謝謝姐姐愿意讓洛琨不參加,洛琨實在是太高興了,真的!”
    “洛琨,這名字真好,這一次姐姐就放過你了,不過,以后有這樣的事情,洛琨可不能逃避了,知道嗎?只知道一味地逃避,就不是真正的男子漢,你死小男子漢,可不能這樣,若是你不會,自然請先生,好好的學,可明白姐姐的話?”七月清澈如空谷幽蘭的聲音撫慰了洛琨的心,他從來沒有感覺到女子會有這樣的溫柔。
    聽到七月對自己的好,洛琨感覺自己暖暖的,他從來沒有享受過女孩子的溫柔,哪怕是他的母親,對他也只有冷臉,可是,他明白,母親還是深深地愛著他的。
    “謝謝姐姐,洛琨回去后,一定讓外祖父給洛琨請一個好先生,洛琨肯定會努力的。”洛琨自小就自卑,到了啟蒙的年紀,他還被祖母拘在她那兒什么也不會,等到他開始念書的時候,收到的是鄙夷的眼神和嘲笑,從那時起,他就厭惡了念書。
    “好”
  武成緒看著洛琨和七月之間的笑語,心里更加的確定自己帶著洛琨見了虞蕭的決定是正確的,現在的洛琨越來越高興了,也許,這就是洛琨的機遇,是洛琨的機會。
    “除了洛琨弟弟,還有誰不愿意參加啊,可以說出來。”見沒有人說話了,七月還是問了問。
    “蕭陽公主,好不容易讓虞蕭拿出了那盆墨菊,我們自然是要湊湊熱鬧的,就算有可能賭上自己的一年,那也不過是一年而已,我們有什么害怕的呢!”施南很興奮他才不愿意不參加呢,即使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也要樂呵樂呵。
    “對啊”
    “就是,就說說我們這菊花詩該怎么作?”
    “那我們就簡單粗暴一點,一人作一首和菊花有關的詩,誰作的最好,自然就是頭名,誰的最差,那自然也就是末名了,你們覺得如何?”七月也不懂那些用韻,自然就要按照簡單一點兒的來說了。
    七月心里壓根兒就沒把這件事當成一回事兒,她腦子里裝了那么多大詩人的絕世佳作,還能輸給這一群小角色不成,就是當世的大儒,她也不會放在心上。
    “這倒是不錯,省了許多的麻煩,只是這誰來評我們的詩,總不能讓我們自己評自己吧,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說我的好,他說他的好,這還能評得出來什么?”施南向來存不住話,他想到了什么,若是不說出來心里就難受,既然心里有了疑問,他自然就要說出來。
    七月人生地不熟,她也不會去安排這件事情,況且這詩會是虞蕭提出來的,這些事情,他自然是已經想好了的。
    “虞蕭既然有此準備,自然就有安排,我們何必著急!”七月言笑晏晏的看著虞蕭,仿佛這件事是真的與她無關。
    而虞蕭看著七月詢問的眼神,其實七月只是看了他一眼,在虞蕭的眼里自然就想成了是詢問,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這評詩的人,的確是一個問題,他也沒有想到呢!
    “這個,這個,我也不知道,要不,讓清沅不參加,就讓清沅和郭然作評試的人?”虞蕭試探的問一問,他也覺得這不是一個好的辦法,可是這里除了郭然和成清沅,其余的人更是擔不起了。
    “你們覺得如何,清沅和郭然可是靳國四大才子,這名頭可是響亮,比起我們,不知強了多少!”見無人搭話,虞蕭有自認為大家是在考慮,直接再接再厲的勸慰他們。
    其余的人還沒有說話,郭然和成清沅表兄弟眼眸微轉,卻不愿意接下這件事,雖然他們被稱為靳國四大才子,但是也擔不上這樣的大事啊,他們給不能這么無知。
    “虞公子,清沅和郭然才疏學淺,即使是那勞什子四大才子,也不過是浪得虛名,各位的詩,我們實在是評不了啊,還請虞公子另請高人。”成清沅一口回絕了虞蕭的請求,他們兄弟倆并不愿意領了這一個差事,這件事情,他們決不能同意了。
    虞蕭一聽,慌張極了,他好不容易想了這么一個辦法,就這么被郭然和成清沅拒絕了,虞蕭哪里能答應,自己一想,決定再勸一勸成清沅,好好的哭訴一番,就不信他們會不答應。
    “虞蕭,清沅和郭然不愿意,你怎么能強求呢,更何況這評詩也的確不能草率了,清沅的確是文采斐然,可是,這評詩與作詩是不一樣的,我認為,該請一位大儒才好。”武成緒看著虞蕭一臉的愁容,就知道,他并沒有把這件事安排妥當了。
    “對,武公子說的沒錯,虞蕭,兩位公子不愿意,你就應該往別處想辦法,而且這一次的詩會與其它的可是不一樣,自然是要請一些德高望重的大儒了。”
    七月對武成緒提出的事情,不僅沒有反對,反而還是很贊成的,她對成清沅和郭然并不了解,可是也知道青云書院的盛名,成家教養出來的子弟應該不會查差了。
    “可是,除了清沅和郭然,我實在是找不出其余的人了,你們說,該怎么辦?”虞蕭簡直快要崩潰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該累死累活的辦這一個詩會了,自己這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嗎?
    七月看著喬預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心里暗笑,這犢子,什么事情都不準備好,還敢辦什么詩會,這不會是出來找笑話的吧,想想就覺得虞蕭是自己活該。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80/358975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15期倍投 北京赛车官网 股票的入门知识 上港集团股票涨停 大发棋牌官网多少?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预测 好彩1最新开奖 钱龙捕鱼外挂 四川麻将规则 期期必中三个半波 福州体育彩票36选7 千炮彩金捕鱼下载免费版 微信麻将好友房四个人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 贵州lI1选5任二近期遗漏 捕鱼又来了红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