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冷暮七月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邵陽大長公主回京

第一百四十五章 邵陽大長公主回京


  
    暮西一人獨自出了清月臺,在東城、西城的鬧市中來來回回的轉悠了無數遍,發現身后并沒有尾巴才敢獨自去找紅月交待七月安排下的事情,清月臺的眼線太多,果不其然就有尾巴跟著,暮西自然就帶著他們繞圈子,只要他愿意,沒有人能跟得上他的步伐。
    暮西到的時候,紅月剛剛收到了藍月那邊的消息,她眼角閃過一絲黑色的衣袂,一抬頭,暮西正好就站在她的跟前兒,而且角臉色不怎么和善,她以為暮西要訓斥她,七月寒疾復發的事情,她已經是知道了,而且早就已經準備好了挨訓,只是沒想到暮西會來得這么快。
  “公主可還好,我最近暫時不能出現在清月臺,宮里最近很重視清月臺?”紅月是很想再去清月臺看看七月,雖然她沒有見過七月寒疾復發是怎樣的情形,但是聽即玉和樰靈的口氣,該是很嚴重的。
    暮西冷冷的看紅月一眼說:“托你的福,只需靜養一月便好,也不是什么大事,這一次可如愿了?”
    “我……我怎么能想到公主會因此復發了寒疾?如若是如此,我紅月豈還能做這樣費力不討好的事情,紅月感激公主曾經的救命之恩,也把紅月從那樣的骯臟的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解救了出來,紅月只求能為公主做事,我是女人,即玉最能懂我的心思了,你不懂,我也不便多說了。”紅月的意思并不是狡辯,而是要讓暮西知道她并無害人之心,只是沒有想那么多罷了。
    “我也許是真的不懂吧,離開的時候,即玉千叮嚀萬囑咐不可為難你,也說了一句我不懂,那我也不說其他的了,這件事情公主知道了也好,以后即使見面了,也不會出事了,而且這一次也算是陰差陽錯的正好做得不錯,邵陽大長公主回京了,路過了西山,想來也快要進城了,罕都會亂上一陣兒的,公主正好可以借著這個機會閉門謝客,”暮西沒有怪罪的意思,他也清楚罕都現在越來越嚴峻的局勢,公主還是避一避的好,不能讓冷煬產生了其余的心思。
    紅月點點頭,稍稍放心,暮西能那樣說,就該是沒有怪罪自己的,而且公主既然有了那樣避嫌的心思,這一次就能名正言順一些,絕不會給冷煬留下任何的把柄。
    “那你寫一次過來,可是公主有什么事情交代?”紅月暗想,暮西這個時候過來,既然不是為了訓斥自己,那就是公主那兒又有了指令,除此之外,好像也沒有了其余的情況了。
    暮西沒有開口,而是豎起耳朵仔細的聽了聽四周的動靜后,并沒有發現異常,暮西才低聲說:“墨夷公子可有了消息傳來?”
    ““已經回稟了公主,墨夷公子在西蠻境內發現了柔族的蹤跡,一副土匪裝扮,肆意劫殺西蠻百姓,尤其是以青壯年男子為甚,我猜想他們暫且是不會停止的,可是公主有了什么指示?””
    紅月一收到了來自西蠻的消息,就知與墨夷呼曳有關系,西蠻那邊與公主有聯系的人只有身為西蠻王子的墨夷呼曳,她就半刻不敢耽擱的交給了一月,想來公主已經細細的考慮過了。
    “公主說,讓四月悄無聲息的潛入西蠻,最好是在西蠻那邊有一席之地,西蠻那邊不可忽視,若是遇到柔族之人,干凈利落不留痕跡的除掉了,四月到了那邊讓他自己與墨夷公子聯系。”暮西把七月交待的事情一字不差的告訴了紅月,也說了說事情緊急性和嚴重性。
    “我知道了,可是四月若是離開了,靳北那邊該如何處置?寧家四爺至今還沒有任何消息,公主還暫且不知。”四月是原本被七月安排在了靳北的人,紅月就順便問了問,看看四月被派去了西蠻,公主是否在靳北那邊還要安排人,畢竟靳北那邊還有杳無音信的寧家四爺。
    暮西沉思片刻說:“還是暫且放下吧,寧家四爺的消息再好好的探尋吧,靳北那邊先放下,公主可能還另有安排,你不要擔心這些事情了,西蠻才是最緊要的,我們都在靳國,靳北那邊不著急。”
    “好吧,我就暫且放下,四月那邊,我會好好的安排下去的,你也不必擔心。”紅月既然得到了公主的指令,她就一定會好好的安排下去,決不能讓公主有憂心之處。
    “好,我先走了,你萬事注意安全。”
    暮西囑咐好了紅月,就不再逗留了,此地不是他的久留之地,轉身就毫無蹤跡的消失在了院中,他要快快的回清月臺,畢竟消失的時間不能太久了,不能讓那些人慌了。
    暮西一走,紅月也收回心緒匆匆的去安排暮西說的事情,看來要讓五月親自去一趟靳北才最為穩妥,那件事情決不能走漏了風聲,剛剛到靳國不久,他們的勢力還不深,她還不相信除了唐暮帶來的其他人。
    邵陽大長公主的車駕已經緩緩的駛進了城門,邵陽大長公主接到了喬良的書信之后特意的往西山饒了一圈,為的就是接上喬預和郭家公子,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家的紈绔兒子居然會去救一個并不熟識的郭然,這令邵陽大長公主很驚訝,也是意想不到。
    進了城門之后,車駕前行的速度也更緩慢了,約莫過了大半個時辰,車駕終于到了略微有些擁擠的邵陽大長公主府府門口,喬家的其余三位公子自己大長公主府的人已經知道了邵陽大長公主回京的消息,故而到了時刻就早早的在府門口候著了,只等著邵陽大長公主的鸞駕。
    “恭迎大長公主回府”
    一片恭敬而又整齊的呼聲后,在陽光下晶瑩剔透的簾子緩緩揭起,喬預提起衣裳一躍而下嬉皮笑臉的說:“娘,這也太多人了吧,為什么他們都知道您今日回府,就我不知道,你們都想騙我,是不是?”
    “娘何時騙你了,只是你能管住你那一張嘴嗎?”只見鸞駕中緩緩的走出一個容顏依舊亮麗、眉眼間的雍容華貴盡顯,一顰一笑皆是娉婷絕世,眉彎新月,髻挽烏云,臉襯朝霞,肌凝瑞雪,白似梨花帶雨、嬌如桃瓣隨風的盛裝女子說這話,貴氣難掩。
    “哼,你們都是騙我的。”喬預說歸說,依然快步跑到邵陽大長公主身邊扶著,眉眼間全是委屈。
    “娘的心肝寶貝哦,以后娘一定不會這樣了啊,以后娘若是有事情,已經第一時間就告訴你,可好?”
    邵陽大長公主最見不得喬預委屈,果真喬預的俊臉一皺,邵陽大長公主就立馬安慰他,看著他就忍不住心疼,喬預是邵陽大長公主的老來子,自幼就偏疼了一些,哪里能看著他受了委屈。
    “那您可要說話算話,我們一言為定。”被邵陽大長公主一承諾,喬預立馬就變了一個樣子,恢復了以往嬉皮笑臉的樣子。
    “好好好”
    母子二人頗為親密的攙扶著,喬良早就看見了隨著喬預從第二輛馬車下車的郭然,立即就上前見禮,不知他在郭然耳邊說了幾句什么話,原本在謝過邵陽大長公主和喬預之后就離開的郭然歇了那樣的心思。
    全府上下包括郭然很快就進了府,在正廳中聽著他們寒暄了約莫一個時辰后,邵陽大長公主就將他們全部打發了,該回自家的就回自家,只留下了喬良、喬預兩兄弟還有郭然,以及自己的夫君。
    “你可是叫郭然?在西山的時候著急趕路,也沒有仔細的和你說說話。”邵陽大長公主看郭然的眉眼還真的與那個逝去的故人有幾分相識,又聽喬預在自己的耳邊不停的說了一早上,自然是記憶深刻了。
    “小子的確是郭然,多謝大長公主相助,若是沒有喬公子和大長公主,我郭然恐怕早就已經是刀下亡魂了。”郭然一想起昨日的事情還是膽戰心驚,若是沒有那幾個人和喬預的突然出現自己還真是兇多吉少,而且那些人四處搜尋自己,只是因為邵陽大長公主府的威名才得以龜縮在西山別院,今日若不是邵陽大長公主的到來,自己恐怕還要在上面困上幾日了。
    “舉手之勞何足掛齒,本公主這一次只是路過罷了,你們以后可不能如此魯莽了,若是本公主今日沒有從西山路過,你們又該如何呢?做任何事情都要想到是否是自己能駕馭得了的。”邵陽大長公主聽了喬良的話本就有些惱怒喬預的膽大妄為,聽了喬預的話之后,雖然稍稍放了心,但是還是有些許擔心的,郭然和喬預又是兩個沒有身手的,若是被抓住了,后果不敢想象。
    “大長公主,這并不關喬公子的事,他也只是慈悲心腸,是郭然大意了,剛那人有了可趁之機,請大長公主莫要怪罪喬公子,他是一個勇敢的好人,也是郭然的救命恩人。”
    聽邵陽大長公主語氣中的心痛,就知她是心疼了喬預不顧后果,郭然念及喬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說一切都是自己的過錯,和喬預并沒有絲毫的關系,把事情向邵陽大長公主說清楚。
    “我知道,本公主并沒有怪罪的意思,你不用如此想,你是我故人的唯一的血脈,本公主也不忍你被那人殘害了,只是你們不應該躲在西山別院悠閑得很,起碼也要派一個人回府里報信兒啊,你二哥自然會把事情安排妥當了。”邵陽大長公主聽了郭然的話暗暗點頭,對喬預先交的這一個朋友還是很認同的,只是認為他們不應該在西山別院坐以待斃,若不是那個人還顧忌著邵陽大長公主府的威名,一個小小的西山別院還能否攔得住一個已經散心病狂的人。
    ““故人?””
    郭然很疑惑,即使她母親在世的時候,也沒有挺見她提起過邵陽大長公主,可是邵陽大長公主說母親是故人,那應該就不會有錯了,邵陽大長公主何故要欺騙自己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哪。
    “對啊,故人,想來也已經是近四十年的情分了,若是當初沒有聽她的話避嫌,郭家恐怕還沒有那個膽量動手吧,在我的記憶力,泉兒一直都是溫婉可人的,只是郭家不懂得珍惜。”
    邵陽大長公主少女時期和成幽泉十分的要好,邵陽大長公主比成幽泉,也就是郭然的母親虛長了三四歲,也就比成幽泉更早成親,成親之后的兩人也時有來往,喬家二爺就是在那個時候喜愛上了溫婉如玉的成家幽泉,只是命運弄人,成幽泉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了一段娃娃親,兩人的緣分自然就斷了,成幽泉成親后,為了避嫌,就不在與邵陽大長公主府的人來往了。
    “原來您認識我的母親,多謝大長公主還記得故人。”郭然很是感動有人還記得西山上那個孤零零的幽魂,郭家那一群狼心狗肺的人至今恐怕已經沒有一個人記得了。
    看著和故友極其相似的臉,邵陽大長公主十分的欣慰,幸好喬預上了西山,也沒有袖手旁觀,不然自己如何對得起那個已經逝去了的麗人,自己心中恐怕也難以安寧。
    “記得她的人還有很多,不知我一個,只要你好好的,就是對你母親最大的安慰了。”邵陽大長公主害怕郭然做了傻事,這個時候的郭然若是沉不住氣、忍不住屈辱,只會是以卵擊石,自不量力,郭家還是有一些實力和底蘊的,更何況還有一個皇后和太子呢。
    郭然心中暖暖的,就猶如三月天里的暖陽安撫著一樣,除了外祖家的人,這還是第一個如此歡心自己的長輩,而且還是高高在上的邵陽大長公主,也讓郭然心中對邵陽大長公主的印象改變了許多。
    “多謝公主,郭然記下了,時候還容不得郭然放肆,郭然一定不會冒險的,不會讓母親難過。”郭然的愿望就是為成幽泉報仇雪恨,只是他勢單力薄,上天給不了他太多的機會,他只有韜光養晦,在適當的時候給郭家致命的一擊,那樣才有可能為母親報了仇。
    喬振是知道自己妻子的那個手帕交成幽泉的,他們夫妻二人成親之后,成幽泉都還經常來和妻子解悶兒,只是后來慢慢的才來得淡了,出嫁之后就沒有登過府,聽到她離世的消息后,妻子還痛哭了一場。
    “你以后可以和喬預好好接觸,喬預性子急躁,你倒是可以規勸規勸他,正好讓郭家的人看看,你不是好惹的。”喬振溫文爾雅的郭然很是欣賞。有情有義懂得感動就是一個好習慣,而且他還不驕不躁,比起喬預的毛毛躁躁可不止是好了一點兒半點兒,正好可以讓他們二人多多來往,好好的互補。
    “多謝王爺”
    喬振是靳國唯一的異姓王,即使娶了邵陽大長公主后,他手中的實權慢慢的消逝了,他也還是名正言順的王爺。
    “你明白就好。”喬振這么做還是為了郭然好,聽他們說了這么久,他也明白了是遇見了刺殺,后宅女人的陰險手段,躲在西山并沒有被抓住,那人還是對邵陽大長公主府有恐懼的,讓他跟著喬預也是一定程度上保護了他,罕都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喬預的名號,有誰敢發喬預的主意。
    喬振和郭然說話的時候,邵陽大長公主并沒有開口,只是仔細的想著還有什么事情忘了說,以前郭然還住在郭家,自己又與郭家不和,便沒有管郭然這個孩子,害怕郭家知道后對他變本加厲,索性就當做是不認識罷了,這郭然已經不住在郭家了,邵陽大長公主問過喬預郭然的事情,知道郭然是被郭家趕了出來,便沒有了什么顧忌,而且他也長大了。
    “郭然,你母親的嫁妝可要好好的收拾了,這些東西雖是身外之物,或許對你也不重要,但是確實你母親的念想,是成家給你母親的依仗,萬萬不可落入那些人的手里,你母親也會良心不安的,你先在我這兒住兩日,過兩日我親自送你回去,這件事京兆尹那邊必會盡心盡力的,你就暫且先裝著病吧。”邵陽大長公主知道成家是以詩書傳家的清貴之家,當初為了嫁成幽泉這一個女兒也是把嫁妝置辦得很風光的,更是陪送了無數的名家字畫、古董以及孤本,這些東西在喜好詩書的成幽泉眼里全是無價之寶,怎么能將它們落去仇人的手里呢?
    喬振想了想仰頭說:“你去一去也好,好好的個成家老爺子說說,屬于成家的東西的確不能落入了郭家的手里,畢竟成幽泉姑娘會考看不過去的,我至今還記得那可是一個對書有極度眷戀的人。”  21
  “是,多謝公主提醒,郭然還真的把這件事情給忘了,母親已經離開了這么多年,那些東西估計已經被他們瓜分得所剩無幾了,不過郭然不會眼睜睜的就這么看著的。”
    郭然的確是沒有想起他母親的嫁妝,現在被邵陽大長公主提醒,他才明白那應該是一筆很有意義的東西,或許對母親真的很重要,才會令邵陽大長公主和喬王爺雙雙提醒。
    “這有什么的,郭然,你登門取東西的那一天,只管來通知本公子,有本公子在,就不相信郭安和郭容濤那一對熊樣兒父子能耍出什么花樣,實在不行我叫上我的兄弟們去給你搶出來。”喬預覺得自己已經是很夠朋友了,決定再幫郭然一次,所謂好人做到底、幫人幫到家。
    “老四,你有胡鬧了,這郭家是你能隨意亂來的,你若是去了,只會給郭然整出亂子來,你可不許去,知道嗎?”喬振怒吼道,自己不再這一段日子,喬預真是無法無天了,老二又是愛縱著他,都已經這么大的人了,該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除了惹事生非還是惹事生非。
    喬預吞吞吐吐、沒有氣勢的說:“我何時胡鬧了,我還不是為了郭然好嗎?我比他厲害多了。”
    見兩父子又要開戰的樣子了,喬振已經是怒火中燒,邵陽大長公主急忙岔開說:“郭然,你先下去歇著吧,我這里還有一些事情要交代小四,等小四這兒好了,我就放了他來找你。”
    “是,郭然先告退了。”郭然向邵陽大長公主和喬王爺行禮,他也理解邵陽大長公主的做法,畢竟她離開了這么久,有些事情要詢問喬預也是正常的,他找退下就是了。
    邵陽大長公主微微一笑,喜歡郭然的一點就透,就說:“來人,送郭公子去燕來居靜養,派人未郭公子燉一些滋補的膳食,不可對郭公子無禮,若是被我發現,一律嚴懲。”
    “多謝公主。”郭然再向邵陽大長公主二人行了一禮,以示自己呢感謝。
    郭然離開了正廳,直到已經看不見背影,順網大長公主才問::“小四,聽你二哥說,你最近和清月臺剛剛入住的和親公主蕭陽公主來往甚密,可真的有此事?告訴母親。”
    喬預一聽邵陽大長公主提起了七月,話語一下就多了起來,得意洋洋的說:“那當然了,我和七月時最好的朋友,七月真的是太聰明、厲害了,我現在最佩服的疼就只有它了。”
    “七月?”
    邵陽大長公主疑惑,自家小四已經和那個蕭陽公主熟稔到了這個地步了?連小名兒都叫得這么自然,似乎這蕭陽公主但靳國的時日并不長啊,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七月不就是蕭陽公主嗎?娘,我和七月可好了,你舉辦賞花宴的時候可一定要往清月臺遞一張帖子,前兒我忙前忙后的都沒能讓她辦得了賞花宴,這一次可一定要請了她,我向她說好了,我還要介紹她給我的那些朋友認識呢,我一定要好好的顯擺顯擺,不能讓他們以為我是故意逗他們玩兒的。”喬預說著說著就想起了賞花宴的事情,立馬就囑咐邵陽大漲工資了莫要忘了清月臺。
    “喲,我們小四何時如此懂事了,這蕭陽公主是如何的人物,竟讓你如此對待啊?”喬預從來沒有這么上心的對待一個人,邵陽大長公主自然好奇,而且那蕭陽公主還是太子名義上的未婚妻。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80/3629816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内蒙古11选5冷热号 贵州快三任三推荐号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湖北30选5一等奖 期货配资平台还约金多多青睐 淘宝广西快3一定牛 刘伯温四肖选一2020年版 安徽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000039股票分析 重庆快乐十分玩法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500 赛车pk10定位技巧 中彩zzyzcczzyzus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预测杀号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真准网 江苏体育彩票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