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冷暮七月 > 第一百四十章暮西回府

第一百四十章暮西回府


    


“洛琨謝謝阿蕭哥哥的厚愛,與幾位哥哥們在一起,即使是不說話,洛琨也是覺得幸福的。”洛琨從小就沒有朋友,只有外家的幾個表哥對自己始終如一,更不知道友情是怎樣的滋味,即使只是和虞蕭、劉海華幾人相識不過一晚,洛琨也覺得心中暖暖的,好像就是朋友、知己的味道,他很珍惜。
    “不過是小事一樁,我們幾人時常都是要聚一聚的,也怪你表哥沒有早些將你帶來,不然你何至于那么孤獨,我們幾人和你表哥武成緒自小就相識,幼時更是相約一起惹出了不少的禍事。”虞蕭這人對他看得上眼、真心相待的人會好得沒有極限,若是他不喜的人,無論費多大的力氣都是白費。
    馬車緩緩的穿過了鬧市,又靜靜的出了罕都的城門,本來虞蕭是準備騎馬的,卻顧念著洛琨不會騎馬,罕都往京畿營的路并不順暢好走,他也絕了自己騎馬帶著洛琨的心思,反正今兒也不著急回去,便乘坐的馬車。
    洛琨看著即使有了凋零的跡象,也依舊風景如畫的沿途,他是欣喜若狂,臉上的笑意就一直沒有停下過,心中的激動更甚,他從來沒有離開過罕都,就連冬日里祖母、祖父和父親去溫泉莊子休養也只會帶著周氏和洛麒,根本不會過問在安城伯府里度日如年的母親和自己,他走過最遠的路還是和武成緒一起去了一次罕都城西的花閣。
    看洛琨那無論看見什么都欣喜的臉,虞蕭心中更想好好的保護這個純真的弟弟,即使他與自己并非血親,也只是僅僅相識一晚,虞蕭也愿意盡力去護佑這個眼神里沒有算計總是帶著淡淡的憂傷的弟弟,他也相信母親也會喜歡的。
    ……
    “公主,暮西回來了。”
    一月連忙將暮西回清月臺的消息告訴七月,話音剛剛落下,暮西就已經在屋外候著了,七月隨手放下自己手中的信紙,眼眸之中的憂色遲遲沒有褪盡,也沒有開口讓暮西進府候著,只是淡淡的思考著什么。
    七月的臉色依舊還有些許蒼白,即使李御醫已經盡力而為,也只是有了微微的好轉,未至凜冬,就已經披上了厚重的披風,唇上的血色還是淡淡的,眼神卻有就神采奕奕。
    “公主,暮西……”
    “讓他進來吧。”
    一月匆匆的腳步聲之后只聽見低低的細語聲,隨后又是兩雙沉重的腳步聲漸漸的靠近直至變成均勻的呼吸聲。
    暮西只見七月蒼白的臉色,就知他不在這幾天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壓下了心中的疑惑,到了時候七月一定會說的,自己就暫且放下了,只是心底還是微微的隱痛。
    “公主,邵陽大長公主鸞駕回京,特意路過了西山別院接走了喬公子和郭公子,有邵陽大長公主在,那些人是不敢動手的,只會漸漸的收起狐貍尾巴。”暮西親眼看著喬預和郭然與邵陽大長公主啟程后才迅速回京稟報七月,他的職責是保護喬預和郭然的安全,既然現在已經沒有了危險,他自然要回到七月的身邊伺候。
    “邵陽大長公主回京了,還路過了西山,這喬二公子果然不是等閑之輩,竟然能猜的出喬預上西山的目的,妙哉,妙哉,我也該會一會這個喬二公子了,我們應該是朋友的。”七月腦中一閃就知道邵陽大長公主為何往西山別院繞上一圈,西山別院沒什么值得邵陽大長公主耽擱的,而西山別院里的人卻是可貴的,而一路上風塵仆仆的邵陽大長公主如何能知喬預去了西山,就算往年喬預都有這個習慣,可是今年似乎提前了一些,唯一的可能就是在罕都中消息靈通的喬良事先給邵陽大長公主去了信,七月對喬良是十分佩服的。
    “你可還有事情?”
    “無事”暮西斬釘截鐵的回道,他這幾日一直待在西山,并沒有收到紅月的消息,他所知道的就只有和西山別院以及喬預和郭然有關的消息。
    “果真無事?”
    七月寒若冰爽的眼神審視著眼前的暮西,眼神中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敬重,清清冷冷的轉眼看著桌案之上的一塊玲瓏精致的墨玉佩。
    “屬下請公主明示。”暮西隨著七月的目光看見了那一塊墨玉佩的時候,心中就已經隱隱約約的猜到了是什么事情,只是他不曾后悔,如果再有一次那樣的機會,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隱瞞,他不希望七月深陷執迷。
    “罕都有一個神秘的人物,我想你是認識他的,不知覺得如何?”七月淺笑著說道,她心中并不怪暮西的做法,暮西跟了她十二年,這十二年所有的責任都已經轉化為親情,暮西最執著的人就是自己,只是她想要借此就會告訴他,伙伴之間此次信任是不需要有隱藏和秘密的,就好像自己和他、一月、即玉……
    “屬下明白公主何意了,沒想到不過短短的幾天,他就再一次走進了公主的世界里,屬下的確不就之前見過他,一時屬下深思熟慮后瞞下了,請公主責罰,暮西絕無怨言。”七月那么一說,暮西就懂了,猜想果真是沒錯,他真的沒有死心,還是一如既往的惦記著公主,防不勝防也無法可防。
    七月沒有說話,靜下心沉默不語,約莫一刻鐘后才說:“暮叔,我并沒有怪你的意思,只是這樣的事情,你不該瞞著我,若是以后偶然的機會相遇,我不認為我能把控住自己的情緒,有些事還是說清楚、明白的好,過去了的就該沉淀了,念念不忘只能是心碎,我們沒有什么要留戀的,還是趁早了斷的好。”
    “什么?”
    暮西沒想過七月會是這樣的態度,他以為七月或許會又一蹶不振,或許會對冷暮死纏爛打,畢竟公主曾經愛得那么深,深入肺腑和骨子里,又怎么會這么平靜如水的對待呢,不然他怎么可能瞞著七月。
    “你很疑惑?”七月看到暮西震驚的神情,不但不惱,反而淺笑嫣然,猶如冬日里暖陽的溫暖。
    “屬下記得公主以前并不是這樣的態度,唐暮的那一次真的是嚇壞了屬下,現在想起還膽戰心驚,而且之前清月臺的事情還歷歷在目,屬下不敢冒那樣的險了,只是實在是不知公主為何如此大的變化。”
    “你不懂就對了,一個人愛到最深處是什么?并不是擁有,而是成全,我放下了過去,既是成全了他,也是成全了自己,三年前的事情,他并無過錯,只是我太偏激,要怪只能怪命運,都已經三年了,我經歷了如此的起起落落的變化,爺越來越看的開了,他有了他的使命,我也有了我的責任,他的身份和我的地位并不適合,只要彼此過得好,就足夠了。”七月想著那個在月光下格外蒼白瘦弱的男子,并不覺得誰對不起誰,這三年時光對他的折磨,自己一眼便知,滄桑和落寞不會騙人,他比自己痛苦得多。
    “屬下多慮了,無論如何都是屬下犯了錯,請公主責罰,不然暮西心中難安。”作為暗衛最重要的就是忠心耿耿,他的自以為是的隱瞞,破了戒,他也不愿意七月對他既往不咎和仁慈,今日的仁慈就是明日的利劍。
    “自行領罰吧!”七月并沒有處罰暮西的意思,只是暮西心中執意要求,她沒有那個心,只讓他自己去看著吧吧。
    “是”
    暮西聽七月已經如此說了,自然而然就明白了她的臉色為何蒼白了,應該就是那個人吧。
    七月看著桌案上自己隨意放下的信紙,眉頭微皺,這是一封來自唐暮的密信,只是七月猜不透其中的含義也拿不定主意。
    “暮叔,隴城來信了,李從秦的信。”七月短短的幾個字卻思索萬千,李從秦是隴城守將,是七月二姨母寧琴的夫君,即使七月和他有親戚關系,兩人也并無交集,而這一封投誠信又是何意,據七月所知,寧琴和自己的母后寧寧。兩姐妹之間并不親厚,反而是和寧蝶姐妹情深,整個寧國公府,和寧寧親近的只有寧墨以及以前的寧書,可是現在一個以前并無來傾向敵人的人突然投誠,七月是不甚相信的。
    暮西也皺眉,他對李從秦有一定的了解,這些人都是曾經在與柔族那一場血戰之中有戰功的人,李從秦是一個自傲有骨氣的人,是不會被兒女情長左右了思想的,更不會投靠傾向誰,這么多年,應該是沒有改變的。
    “公主,李從秦就算并不是真心實意,即使是試探,也不會是被寧蝶所逼,他是一個有傲氣的將才,屬下對他還是能猜到一二的。”暮西和李從秦是打過交道的,自然清楚李從秦的脾性。
    “那是為何?隴城之外就是蠻族了,難道是他發現柔族死灰復燃了?他應該是很清楚柔族的動作的。”隴城曾經是被柔族占領過的城池,這一次柔族的野心比二十年前更甚了,李從秦又是與柔族有過交手的人,或許真是發現了柔族的蹤跡。
    只是千里迢迢給遠在靳國的自己投誠,似乎遠水救不了近火,而且明面兒上自己手中并無半點權力,與自己投誠其實是毫無用處的,她不信李從秦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能知道自己暗地里的動靜。
    “也許真是那樣吧,他向來心細,對柔族又是嫉惡如仇的,柔族只要在隴城有一點點的風吹草動。他勢必會引起注意重視的。”暮西了解李從秦,李從秦對柔族的恨意將其滅族都不為過的。
    “這是為何?”二十年前的事情,七月并不清楚。只是翻查卷宗的時候有過一些了解,知道當年的那一場大戰,而其中的細節,七月就一點也不知道了。
    暮西清清嗓子說:“李從秦與柔族有不共戴天的滅族之仇,當年李氏一族除了李從秦從軍,其余的全部從永安城遷回了祖籍隴城,而柔族攻破隴城后,大肆屠城,整個隴城慘絕人寰、血流成河,整個隴城于一人幸免,更別提李氏一族了,這滅族之仇,李從秦恐怕是永生難忘了,柔族一日未除,李從秦就一日不會忘記仇恨。”75
    “李家,可是自請削爵回了祖籍的成武侯?李從秦居然是這樣的出身,我還萬萬沒有想到,柔族那樣的蠻族生性殘忍,也不知墨夷表哥此次回西蠻能否成事,若是西蠻王愿意就不會造成兩面夾擊的局面,唐暮的局勢就不會那么緊迫了,柔族這一次為的就是一洗二十年前差點滅族的的恥辱,靳國當年的局勢并不穩定才會借道并且趁火打劫,這一次是絕對不會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當年靳國的失策直至今日都還未彌補挽回,靳文帝是不會冒險的,現只看西蠻的決定了。
    “就是那個李家,只可惜回了祖籍不過區區半年就遭受了滅族之災,當時震驚了多少的豪門貴族,甚至一個個的都不敢離開永安城,生怕自己就成了下一個成武侯。”暮西當時已經是能上戰場的年紀了,而且又是暮瑀身邊的人,當時的隱秘自然知道得比卷宗里的詳細。
    “時也,命也,這件事先暫且擱下吧,若是他李從秦有誠意和決心是一定會還有消息的,你和紅月多多注意西蠻那邊的消息,四月那邊的事情暫且放下,讓七月秘密前往西蠻,我要西蠻的消息。”七月在西蠻沒有任何的眼線,墨夷估計暫且還不能離開西蠻,有了墨夷的接應,西蠻的勢力會崛起的。
    “是”
    咳咳”七月早起就一直沒有休息過,費了太多的心神,現下已經乏了,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公主,該喝藥了。”即玉心疼的看著七月,手中端著的藥已經散發出淡淡的苦澀味,即玉自然希望七月快快的好起來,只是這一次的寒疾來得猛烈了一些,恐怕要浪費一些時日了。
    “給我吧。”
    七月接過即玉手中黑青色的藥液,仰頭一口咽下,一張臉頓時皺巴巴的,可是又不得不喝,還有即玉在一旁監視著自己。
    微微已經有些乏力的七月不想在談論事情,她覺得自己的頭已經有了暈眩的感覺,不宜再繼續傷神,若是被李大夫知道了,自己恐怕是討不了好了,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體熬不住了,未來的日子還那么長,祖母的囑托和母親的仇恨還沒有結束,這么多年過去了,她已經將她們真正的當做了親人。
    “暮叔,將這封信送到沐親王府,親自交到沐王爺的手里,前塵舊事,你也不要記在心里了,當年的事情,就沒有必要深究了,我們和沐王爺不會是敵人的,也最好不要和他成為敵人。”七月聽冷暮說了一些他以前的事情,對冷暮既了解了一些也陌生了很多,總之是很糾結的。
    “是”暮西微微皺眉,他對冷暮是理解的,可是即使理解也并不代表就是原諒,他只要一看見冷暮,就會想起七月以前的痛苦,便不再愿意去理解曾經也傷痕累累過的冷暮,他做不到。
    “退下吧,我先歇歇,這一個月謝絕來訪,包括喬預,如若是冷煬派了御醫,不必攔著,總歸是要讓他放心的。”七月知道,若是自己閉門謝客的消息傳出去,冷煬必定會第一時間派人來查看,整個罕都,他最不放心的人就是自己,畢竟自己可是他心頭的一大隱患,太會為他招惹麻煩了。
    暮西退下后,第一時間并沒有去沐王府辦事,現在光天化日的,清月臺附近的尾巴太多了,稍不注意就會惹上注意,做那件事還是要等到他向往、叱咤的的暗夜,便匆匆的去尋了即玉,他要好好的問清楚公主的寒疾復發是否與冷暮有關系,雖然他覺得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但是他還是想要確定一番。
    “即玉,公主此次寒疾復發是否和他有關系?”
    “暮西,公主的事情,我們無權過問,我只希望公主這一一生無憂無慮、幸福滿滿就很好,只是這無憂無慮已經是不可能了,一雙手已經伸進了權力的漩渦,再也掙脫不掉了,只要她能找到她的幸福就好,這么久了,難道你還不明白嗎,公主的幸福只在沐親王府,一顆心說大也不大,剛剛能容下那個人,這件事我可以告訴你,只希望你不要插手就好,未來的一切誰又說得準呢?”即玉同為女人,也心中有著深愛,她以前或許不懂七月的執著,現在已經慢慢的明白了那份執著究竟是什么。
    暮西遲疑著,也知道一切不是他能改變和決定的,暗暗點頭說:“好吧,你就直接說吧,我或許還不懂你心中所說的執著是什么,只是我心中只知一切以公主為重,即使是你也不能撼動的。”
    “我又不會吃醋,在我的心中自然也是先有公主才會有你,公主是太皇太后和寧妃交于我的重任,自然也是誰也比不上的,這一次公主的寒疾我也不慎清楚,只知是紅月不顧危險登門了一次,當晚公主就隱秘的出府了,直到三更天才回府,渾身透著寒氣,眼睛紅紅的回來了,我在公主房中陪了一晚,公主將她去了沐王府和沐王爺就是當年的池沐的事情,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即玉的確不知道七月其它的事情,昨夜七月并沒有向她解釋,她也沒有理由深問,也不便深問了。
    “果真是他,我算是明白了,公主的心思還是沒有變過,只是隱藏起來罷了,也不知這是好是壞啊。”暮西也明白七月的心思已是無法改變了,他也只好順意而為了,畢竟即玉說過不可參與此事,未來的局勢還不一定,也許公主真的能如愿而為,真的能成為名正言順的沐親王妃。
    “不說這些了,即玉聽說郭然公子是罕都四大才子之首,那氣度最是儒雅,不知此次你見了,是否如傳言中的一樣啊?”即玉是聽過郭然之名,在唐暮的時候就已經聽過了郭然的才氣,她也是佩服額額緊,只是沒有那個機會見到,這就問一問已經見過了郭然的暮西,自己也好了解了解。
    “很聰明的一個人,公主的眼光是很好的,郭然是一個有大才的人,以后會用得上的。”暮西也欣賞郭然這個人,如此有學問的人,以后會需要的,他相信那一天已經不回太遠了。
    “那就好,那公主以后只會多一個助力了,我們的處境和局面會越來越艱難的,而且公主說過,靳國的沐王爺不是等閑之輩,邵陽大長公主回了,太皇太后也快回了,太皇太后或許會看在已經逝去的太皇太后的面上不會為難公主,沐王爺會念著舊情,可是罕都的關系錯綜復雜公主總會顧及不到的,這一次邵陽大長公主回京了,罕都就會有變化了。”即玉擔心邵陽大長公主回京后的局面會動蕩,畢竟邵陽大長公主的身份不一般,罕都注定了會再起風瀾的,這個時候公主還是避嫌的好,等風靜了再做打算吧,暫且不要摻合了。
    “不用擔心,這些事情公主是能處理好的,你就放心吧,你先去膳房為公主查看公主的午膳吧,我要去紅月那兒一趟,有事情需要我解決,就先走了。”七月交待的事情還沒有辦好,他需要往紅月那里去一次,西蠻那面的確該安排一些人了,西蠻與柔族當年并沒有裂痕,五十年前西蠻和柔族還是秦晉之好,只是后來不知是何原因就淡了,卻還是要盯著一些,西蠻固然有公主的姨母,西蠻王也會看在寧畫的面兒上會對七月仁慈,可是西蠻還是有許多政見不合的老人,那些人和柔族是有聯系的,家中或許還有柔族的人,此事也的確還快快的去辦了。
    “去吧,可別怪紅月,她也是為了公主好,你你不要為難他,只有女人才回懂的心思,她也是好心的。”
    即玉害怕暮西去就怪罪紅月,便提醒了他一句,只希望他不要忘了。
    “嗯”
    暮西本就沒有怪紅月的意思,自然會牢牢地記住即玉的話,不會不放在心上。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80/363049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2019年9月上市的股票 杭州垫资炒股股票配资公司 泳坛夺金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彩票怎么样才可以买 江苏体彩7位数机选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 纯股票交流群微信 原油期货配资的合法平台 格力电器股票 宁夏派彩十一选五有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彩图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基本走势图 安徽快3玩法技巧 36选7开奖结果20006期 南粤风采36选7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