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冷暮七月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岳親王登門

第一百一十三章 岳親王登門


    
  “七月,我之前不是說有事情要告訴你嗎。”喬預想了又想,覺得還是告訴七月為好,畢竟她的親事還未真正的定下,還要在這清月臺住上一段時間,萬一那個地方對七月有害處,她卻一無所知不就是壞了大事了嗎。
“嗯,你說。”七月看喬預一臉鄭重嚴肅的樣子,也不在嬉皮笑臉,心中也不免認真了幾分,能讓喬預如此嚴肅的事情可是不多,而且看他的樣子好像還和自己有關。
喬預左右看了看湊近了七月身邊小聲說:“你不是派人找了我許久嗎?樰靈找到我的時候,我是在一個小池塘的亭子里,這沒有什么奇怪的,只是我進了那一片地方后無論怎樣都找不到出路,而且……而且感覺周圍陰森森的,就像……就像是……是有一雙眼睛一直在你身后盯著你一樣,我當時都嚇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樰靈找到了我,我恐怕……現在都不知道怎么樣了。”
七月聽了喬預的繪聲繪色、比手劃腳的敘述,眉頭微微蹙著看向喬預提及的樰靈,喬預說話總是夸大其詞,事可能是那么一回事,在喬預嘴里說出來那感覺就大大的不一樣了。
樰靈在喬預提起她的時候就已經深深的回想了當時的情景,的確如喬預所言一模一樣,她見七月眼神正看著她,樰靈連忙說:“公主,喬公子所言句句屬實,不止喬公子感覺到可怕,就連奴婢也覺得那里駭人,總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而且那里的環境十分的詭異,我在清月臺中從沒有看見過那樣一番景色,也從不知曉清月臺中有那樣一處地方。”
樰靈都這樣說了,那就絕對不會有差錯,只是這清月臺中真的有這樣一個地方嗎?剛剛住進清月臺的時候,暮叔應該將清月臺上上下下都全部探查了一遍,絕不可能有漏網之魚,可是今日喬預和樰靈一見的地方又是哪里,怎么會在清月臺之中,這都是無數的謎團,看來自己是不能掉以輕心了,身邊只有暮叔是絕對不能的了,二月既然來了,一月那里想來也能放手了。
“暮叔,進來吧。”
七月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暮西,反正也沒有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也無需再看著。
一眨眼,暮西已經站在了七月的身后,看得隨意斜坐在椅子上的喬預猛地坐的直直的,目瞪口呆的看著暮西沒有任何的言語,指著暮西手指微微顫抖。
“喬預和樰靈的話,你可聽清楚了?”
“清楚”
“那你之前的探查是怎么回事?”七月有些微微的惱怒,這樣的錯誤不應該在暮西的身上出現,十多年了,是七月第一次對暮西的質疑。
暮西也是不知所措,他敢肯定的是那時的清月臺肯定沒有喬預和樰靈口中那個詭異的地方,可是那地方又不可能憑空出現或者消失,他現在也是困惑得很,他和一月不可能同時出現那樣的錯誤,在他探查之前,一月已經將清月臺里里外外都看了個遍。
“公主,屬下當時不可能出錯了,屬下和一月都沒有看見喬公子和樰靈口中的那個地方。”
暮西的回答讓七月陷入了難題,那究竟是一個什么地方時而出現時而消失,自己還原本以為是暮西的失誤,可是暮西的否定讓七月糾結了,不找出這么一個地方,她心中難安。
“讓一月回來吧,現在的局面靠你一個人是有些許難度的,而且罕都恨我的人會越來越多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久而久之,冷煬是喜聞樂見天下樓那樣的場面的。”七月知道,只要自己在靳國多呆一天,得罪的人就會越來越多,有些人可不會思慮以后會怎樣,她們只看眼前,只要自己堅持不懈的惹事,那些人肯定會有所行動的。
“是”
喬預從來沒有聽見過一月這個名字,不過聽樣子也知道是七月身邊的人,不過他的好奇心已經被勾得快要溢出來了,以至于他之后交到一月的時候,先繞著一月打量了三四圈才皺著眉頭說:“原來你就是一月啊。”
“一月是誰,也是一個像樰靈一樣聰明伶俐的姑娘嗎?”喬預覺得七月身邊的人真是不一般,要是又來了一個像樰靈一樣的姑娘,那日子該是多么的美好啊。
“可不就是像樰靈一樣的,他不僅長得好,還武藝高強,比樰靈不知強了多少倍。”七月強忍住笑意,故意騙喬預一月就是一個他最期待的姑娘,到時候嚇他個激靈。
喬預急不可耐的、一臉期待的看著七月說:“那可正好,下次我一定要第一時間一睹一月的芳容。”
七月假意鎮定的點頭,其實它心中不知笑了多少遍,這喬預可真是一個有趣的人,自己可要看看過兩日他看見一月時那震驚的表情有多難堪。
“公主,岳親王前來拜訪。”
岳親王一來清月臺,門房的人匆匆忙忙的就來稟報,而且岳親王的臉色還十分的難看。
“請岳親王到花廳一敘。”七月早就已經料到岳親王今日一定會登門,只是沒想到來得這么快,連一個悠閑的用早膳的時間都不給人留充足,七月心中很生氣。
七月轉眼看喬預糾結忐忑的臉便知他在想什么,便問:“要不你去躲一躲,你這臉實在是不怎么能見人,萬一把岳親王嚇著了,不給我錢反倒找我要賠償可就不好了。”
“不行,岳親王還欠我的錢呢,擇日不如撞日,既然碰見了他就讓他一并算了吧,免得他心里難受,而且本公子憑什么躲他,我就算被揍了,這底子還是在這兒擺著的,依舊比他風流倜儻、英俊瀟灑不知多少倍。”喬預一聽七月讓他去躲一躲,他立馬回絕了,決不能在岳親王的面前掉了架子,他要是知道自己躲著他,心里不知道有多高興,自己怎么能想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呢。
七月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喬預自己說出來的話,難道他還有反悔的資格,自己挖的坑,哭著也要跳下去。
不一會兒,岳親王就隨著婢女的指引進了花廳,見了七月,先是凝神打量了片刻,才說:“蕭陽公主,你這清月臺是否太清閑了?”
在岳親王進門的一瞬間,七月依舊在打量著他,一身青色的蟒袍,面容還是十分俊美的,可見冷嫣然是像足了岳親王,只是大如羅鍋的肚子一看便毀了所有的好印象。
“還好,岳親王請坐。”
七月笑意盈盈的向岳親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在這清月臺她就是主子,岳親王在靳國的地位尊貴,在她的眼里也什么都算不上,沒必要對他客客氣氣,又不是客人,只不過是一個贖客。
“既然清月臺不清閑,那蕭陽公主為何將我的女兒冷嫣然請回清月臺做客?”岳親王自認為這是給了七月極大的臉面了,既然皇上千叮嚀萬囑咐不許任何人和這個蕭陽公主過不去,那自己就給她一個臺階下,免得到時候說自己仗勢欺人。
七月心中暗罵不已,一個小小的親王就敢如此藐視人,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以為這樣說話就是給了自己多大的面子,他這面子,又不值錢,自己拿來有什么用。
“岳親王此言差矣,冷嫣然可不是本公主請來做客的,不知是帶話的人說錯了話,還是岳親王會錯了意。”七月可不管是岳親王還是其余的親王,她可不會給任何人面子,既然來了,何必裝模作樣的試探?
    岳親王沒想到七月如此不識抬舉,自己已經給了她最大的臉面,她竟然還裝作什么都不明白的感覺,看來皇上說的對,這蕭陽公主的確是太囂張了。
      “既然蕭陽公主沒有請我家嫣然在府中做客,那為何我家嫣然進了你清月臺便徹夜未歸,蕭陽公主是想讓本王請我岳親王府的府兵進清月臺喝喝茶嗎?”岳親王在靳國從沒有如此的受過冷遇,誰人見了他不恭恭敬敬,蕭陽公主作為一個小輩先是綁了他的愛女,現在又在他的面前有恃無恐。
七月心中冷笑,岳親王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了,讓他進了清月臺就已經是最大的尊重了,竟然還不知足。
“笑話,這清月臺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本公主在這兒住了這么長的時日,怎么沒有憑空消失,岳親王的府兵本公主可請不起,如果岳親王執意而為,本公主奉陪到底。”七月笑意盈盈的喝著熱氣騰騰的西山云霧,她連天王老子都不怕,害怕了你區區一個岳親王。
岳親王眼眸微轉,心下算計,此時此地的確不是他能先動手的時機,雖然他看不上蕭陽公主,可是皇兄的叮囑他不能不放在心上,皇兄能說出這樣的話,那一定也是有他的道理。
“蕭陽公主,嫣然在清月臺恐怕只會擾了你的清靜,你還是將她交給本王吧。”岳親王的態度軟了幾分,他不得不考慮冷煬的交代,為了一個蕭陽而讓皇兄為難并不劃算。
七月淺笑嫣然,目光流轉卻并不言語,花廳中突然寂靜,氣氛也顯得壓抑起來,喬預早就已經忍不住要開口怒罵岳親王,只是每每要張口的時候都被七月一個深邃的眼神制止了,弊得他斗忍不住對著岳親王一陣的瘋狂翻白眼。
岳親王總覺得對面看他的眼神十分的怪異和熟悉,卻總說不上來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當他看見喬預對他不停翻白眼的時候,他內心是崩潰的,尤其是對方還是一個丑八怪,很想沖上去給他兩拳,卻找不出任何的理由。
“岳親王,岳親王?”
七月見岳親王遲遲沒有反應,一直看著喬預皺著眉頭,心中暗想難道是認出了喬預,可是她回身看了看喬預那張臉立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都被揍成了這樣,如果是真的被岳親王認出來了,那只能證明他們是真愛。
“啊,有事嗎?”岳親王被七月一叫猛地回神了,略微尷尬的假意理了理自己的衣裳。
“沒什么,只是看岳親王微微有些出神兒。”七月微微擺著手說。
想起之前自己提起的話頭,七月一直沒有給自己一個準確的答復,他心中微微不悅,心中越發的認定著蕭陽公主是故意和自己作對的,聽見了卻假意沒有聽見。
“蕭陽公主,不知你覺得本王之前的提議如何?”既然知道了七月是故意和他作對,岳親王便提醒著自己一定不能中了她的計,強忍下了心中的不快。
“什么提議?”七月一副什么也不懂的表情看著岳親王,她可不會那么主動,冷嫣然做的事情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解決了的事情,她蕭陽也不是那么慫包的人,岳親王府再有權勢又如何,只要她愿意,可以讓他見不到明天的朝陽。
岳親王強忍著怒意壓著聲音說:“我家小女嫣然在蕭陽公主這里已經耽誤了你多時,本王今日特意來接她回府。”
“哦,原來是這樣的,不就是回府嘛,那又不是什么大事,回府是肯定的,只是……只是她冷嫣然得罪了我的該由死誰來還?”七月一臉的恍然大悟,還不停的點頭,覺得岳親王所言所語也甚是有道理,卻話音一轉,質問岳親王冷嫣然犯下的錯該如何算。
“不知我家嫣然如何得罪了蕭陽公主,還請蕭陽公主明示,該怎么辦本王自會弄得妥當。”岳親王十分的惱怒七月不給他面子,還是提起了冷嫣然做的事情,那些事,隨著冷嫣然伺候的人自然一五一十的全部吐露了出來,原本以為這蕭陽會看在自己的三分薄面上絕口不提那些事情,沒想到她竟然該記得清清楚楚,似乎有一種要和自己好好的徹底掰扯清楚的感覺。
七月嗤笑一聲,這岳親王果然不要臉,他都已經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事情,居然就想憑著他那點不值錢的面子就想化解得一干二凈,還真是病的不清。
“本公主還以為岳親王是清楚的,原來卻是一點內情都不知曉,看來貴府的
奴才也該好好的整頓了,本公主就那么兩句話也帶不到,留著也沒什么用處了。”七月似嘲笑一樣的眼神看著岳親王,一副我看不起你,連自己府中的奴才都不能管理的服服帖帖的,還敢在自己的面前來耀武揚威的既視感。
既然已經放出了自己不知道的話,那么再艱難也要哭著把自己鋪的路走下去,岳親王看著七月的眼神就有一種火燒心的感覺,可是他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七月的嘲笑。
“那就請蕭陽公主說說是怎樣的內情,我家嫣然又做了怎樣‘傷天害理’的事情,值得蕭陽公主直接將她鎖了。”岳親王心里知道冷嫣然做的事情,樂事他認為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嗎?怎么就成了十惡不赦的大罪人,她蕭陽公主還將她抓了不愿意放。
七月喝了一口茶香馥郁的茶水潤了潤嗓子說:“我也不多說什么,本公主只知道你家冷嫣然的膽子可是比天大,本公主和她無冤無仇,她為何要那么惡毒的將本公主置于死地?還說要將本公主神傷這些衣物給我扒了,更是說本公主沒什么值得懼怕?”
岳親王停了七月的話,沒有什么感到特別的事情,不過就是話中提及了他蕭陽公主幾局罷了,在她的心里怎么就不可饒恕了,而且冷嫣然的所作所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那蕭陽公主想要怎樣的說法,只要我岳親王府覺得合理,自然會親自送入清月臺。”到了這個地步,岳親王哪里還不知道七月所求是什么,可是他又不是那么通快的愿意交出去,她可不愿意看著七月的人默不作聲的就將便宜占了。
七月哼笑一聲,這岳親王還真是小氣,這可是關乎他的親生女兒的事情,竟然還是如此的不大度,還以為七月的手會手下留情,七月可不會那么的傻。
“岳親王,嫣然郡主即使到了本公主的地方,也依舊過得和在王府中一模一樣,甚至還更加的悠閑,絕沒有半分為難了她的意思,更是集清月臺權力盡心盡力的伺候著她,您說,值什么樣的一個價?”七月低頭啞笑,你岳親王不是和自己討價還價嗎,那自己就問問他覺得他的女兒值一個什么樣的價位。
“你,蕭陽公主慎言,本王爺可沒有得罪你,為何要如此侮辱本王?”岳親王認為七月所口中的質問是一種變相的侮辱,能被價位二字修飾的不是什么好的詞。
喬預在一旁聽岳親王的辯解,他都有一種吐他一臉唾沫的沖動,一天到晚的除了會說瞎話沒什么正事會做了,自己的女兒做的事情,還有臉敢跑到面前來得瑟,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你什么你,還不趕緊命人回去將你府中的珍貴物品通通給搬到清月臺來贖冷嫣然,最好是皇上御賜的翡翠樹、珊瑚樹,聽說你府中有一方極其珍貴的沉香木,反正是越多越好,你那寶貝女兒做的事情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就是把你整個岳親王府賠了說不定都還不怎么夠,我們都是善良的人,自然不會將你們往死路上逼的。”喬預最后實在是憋不住了,趁七月還沒來得及說話眼急嘴快的將自己心中的話說完。
岳親王兩眼疑惑的看著喬預,這人的聲音怎么如此熟悉,而且說話的方式更是熟悉,究竟是誰,敢以那樣的語氣質問自己,而且說話的語氣十分的熟稔。
“看什么看,連本公子都不認識了,我這么玉樹臨風、英姿勃發、帥氣凌人,你難道還看不出來我是誰,整個罕都還有誰有我這樣連上天都嫉妒的面容?”
喬預一臉傲嬌的看著岳親王,他最得意的就是他這副皮囊,即使現在有了一點點暫時的瑕疵,他也覺得比岳親王那真正的豬頭強上了不知多少倍。
“你……你……你是喬預?”岳親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沒有得到消息喬預變成了這個樣子,他使勁兒的狠狠揉搓了幾下自己的眼睛,還是覺得沒有什么變化,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人是喬預,只是他怎么變成了這副模樣。
“就是本公子,怎么,是被我的帥氣征服了?不知怎樣言語了?”喬預一臉自戀的看著岳親王,下巴微微上揚,就像是一只剛剛斗贏了的傲嬌小公雞。
岳親王哈哈大笑指著喬預說:“你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實在是笑死我了,你不是說這京城無人敢與你為敵,難不成是黑夜里走路給摔了,還摔得這么的均勻?”
岳親王和喬預天生不對付,兩人一見面就是互掐,不是你嫌棄我,就是我厭惡你,總有一種氣場不和的感覺,甚至還經常在大庭廣眾之下打了起來,有一年在宮宴上就曾動上了手。
“你先別給我笑,待會兒有你哭的時候,你還是趕緊將我說的那些東西準備好了才是正理,那可是你的女兒,即使在怎樣不是好東西,也是你岳親王犯下的錯。”喬預嘴巴惡毒的說著岳親王,只因岳親王之前嘲笑了他,他便記在了心里。
“本王自然知道我家嫣然做錯了事情,只是你們獅子大開口未免太貪心了,那些東西可是御賜的,怎么能隨意的就給了你們?”岳親王惱火喬預硬要跑進來插一腳,可是自己又不能怎么了他,喬預這人可不是一個好打發的主兒,那些人怎么沒有說喬預在清月臺,不然自己就錯開了,不與他碰面不就好了。
冷嫣然在清月臺無聊至極,聽說她父王親自開接她了,她興沖沖的便跑到了花廳,正巧就聽見了岳親王那句御賜的東西不可以隨意的就給了七月,哪怕是用來贖自己。
冷嫣然可不管那么多,氣沖沖的跑進去雙眼怒視著岳親王氣沖沖的說:“父王,在你的心里女兒竟然比不上那一堆器物,我還是不是你的親生女兒啊?你不是最疼我嗎?原來都是騙我玩的。”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80/365509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佳永配资是实盘吗 股票数据分析系统 甘肃体彩11选5一定牛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官网安卓 手机上捕鱼赢钱技巧 600001上证指数新浪财经钢铁股市最新消息 北京快3打法 推倒胡麻将手机平台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江苏11选五奖金规则 电玩城捕鱼游戏 星悦陕西麻将助手下载 一分pk10全天计划 广东南粤风采好彩一预测 方大炭素股票走势 股票融资后会什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