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冷暮七月 > 第二十六章 圣旨

第二十六章 圣旨


  
<p>“你……你想我怎么做?”紀程的心微動,他的仇恨在自己的靈魂深處叫囂著。</p>
<p>七月在他的腳步逐漸緩慢的時候,就知道他的掙扎堅持不了多久,始終會妥協的,她堅信自己的判斷。</p>
<p>“我只要你將信陽軍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七月信誓旦旦的說,她在用人上向來膽大也心細,短短的交談就已經讓她將紀程的內心看得透徹。</p>
<p>相對于七月的淡然,紀程的臉上全是驚訝,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他的直覺七月是不可能說出這么一番話的,可是他卻明明確確的聽到了。</p>
<p>“你不用懷疑,我只需要一個有能力接管信陽軍的人,不過現在看來,你的確很適合!”七月看出紀程的質疑。</p>
<p>“好,我接受!”紀程決定賭上一把,他愿意接手信陽軍,讓程勉那個偽君子負心漢好好的忍受最殘酷的懲罰,他不介意火上澆一把油。</p>
<p>“我叫七月!”</p>
<p>“我叫紀程!”</p>
<p>七月和紀程同時向對方介紹自己的名字。</p>
<p>“紀程?我記住了!”七月抬腳往湖水中躍去。</p>
<p>紀程看見她向湖水而去,潛意識里飛快的上前準備拉住她,卻看見七月腳尖輕輕一點湖面激起微微的漣漪。</p>
<p>紀程暗暗的想,原來她會輕功,怪不得一點都不害怕。</p>
<p>很快就到了拜堂的時候了,暮姿在她屋里的宮女的打扮下,厚厚的粉也遮不住臉上的疲憊,沒了長長指甲的手顯得又短又難看。</p>
<p>雖然她不喜歡程楊,但是這件親事已成定局、絕不可能有其他的改變,所以暮姿也希望她此生唯一的一次婚禮能美好,她也能是最美的新娘。</p>
<p>宴席上在座的客人看著一步一步往喜堂進的新郎新娘也是滿臉的喜慶,紛紛屏住呼吸等待著拜堂儀式的舉行。</p>
<p>“一拜天地”</p>
<p>“二拜高堂”</p>
<p>“夫妻對拜”</p>
<p>“送入洞房”</p>
<p>“禮成”</p>
<p>接下來一連串的掌聲、歡呼聲熱烈的響起,全是恭喜聲、賀喜聲。</p>
<p>“喲,還挺熱鬧的嘛!”七月從后面的人群中漸漸的往前走去。</p>
<p>七月的聲音打斷了這個歡慶的局面,此時暮姿已經被送回了新房,暮熙雖然看見了七月,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出聲的時候,一邊想要向信陽侯府獻殷勤的人立馬出聲怒斥道:“大膽,這可是當今公主和信陽侯的大喜之日,也是你這宵小之輩大言不慚的地方?”</p>
<p>即玉身形一閃將那呵斥七月的人一腳踹倒在地狠狠的踩在他的胸口說:“放肆,我家公主也是你能教訓的?”</p>
<p>七月看著躺在地上呼痛的人眼光微微看著上首的老信陽侯說:“其實,這消息本來不應該今日來宣布的,可是呢,這不說也不行!”</p>
<p>說完一本正經的拿出圣旨念道:“信陽侯接旨。”</p>
<p>聽到是圣旨整個筵席上的人都呆愣愣的看著下意識的就跪下了,老信陽侯和信陽侯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也連忙的跪下接旨。</p>
<p>“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信陽侯程楊為姿公主駙馬,古今以來,駙馬不得掌實權,特收回信陽軍兵符,欽此。”七月如黃鸝一般婉轉的嗓音將這圣旨讀了出來,而這圣旨的內容卻讓跪著的一地人吃驚了,怎么也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結果。</p>
<p>“蕭陽,不得胡鬧,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暮熙聽見這圣旨后恨得牙癢癢,趕緊阻止她繼續說下去。</p>
<p>“大哥哥,蕭陽自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正是信陽侯和大姐姐的大喜之日嗎,不然大哥哥以為我來干什么呢?”七月眼光微微的看了一眼站在暮熙身邊緊緊握著雙拳的程楊說。</p>
<p>站在暮熙身后的老信陽侯看見七月的時候心里默默的盤算了一番,遲疑片刻后立馬恭恭敬敬的扯著身邊的夫人跪下請安說:“老臣給蕭陽公主請安,接待不周,望蕭陽公主恕罪!”</p>
<p>程勉可是一個老狐貍了,在世人眼中一個衰敗的侯府能夠有這么雄厚的財力和讓寧皇后盯上他可是費了不少的力氣。</p>
<p>在暮熙揭露七月身份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好了放棄的準備,因為蕭陽公主不是他能得罪的,至少現在娶回來的兒媳可不是這位公主能比的,要是可以他是很希望自家兒子娶回來一個這樣的人的,可是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那么他們就只能對立。</p>
<p>看程勉誠懇的樣子,七月心里暗道,怪不得**母曾說如果和信陽侯打交道可千萬不能看表面,那可是一個老奸巨猾的狐貍。</p>
<p>早就被提醒過的七月自然不會相信程勉的胡言亂語,依舊臉色冷冷的說:“怎么,信陽侯,是舍不得了嗎?”</p>
<p>程楊早就被七月給激怒了,可是程勉一直給他使眼色讓他不準沖動,但是聽到七月說舍不得的時候,他整個臉被憋的紅紅的。</p>
<p>來喝喜酒的賓客中有很多是信仰軍中將領或者程楊的親信,見程楊一直忍著不爆發,可是他們卻是不能忍的,擼起袖子粗聲說:“信陽軍可是一直由我們將軍帶領著,現在就因為我們將軍娶了公主就要交出虎符,那你看看我們兄弟同意不同意!”</p>
<p>本來見程楊一直隱忍著不肯出聲,七月還有些焦慮,現在有人替她送上由頭,她可是就不客氣的接下了。</p>
<p>起初還有點懷疑,但是當他看見人群中那一雙如黑夜一般的眼睛的時候,他就徹底的放心了。</p>
<p>“哦,這是不愿意了?”</p>
<p>看跪著的和站著的人都沒有動靜,暮熙的臉色比豬肝還難看。</p>
<p>看著越來越激動的程勉的親信,七月哈哈大笑的拍著手掌說:“真是精彩啊,不看可是不知道了,這皇家的軍隊都改姓了,不過信陽侯還記得你這信陽二字的來歷了吧!”</p>
<p>“老臣惶恐!”程勉整個人匍匐在地,看上去瑟瑟發抖。</p>
<p>不過七月依舊冷漠,她的目的就是拿回信陽軍的兵符,其余的事情,不管是生離死別還是威脅七月都不放在眼里,更何況還是善于“表演”的老信陽侯。</p>
<p>“蕭陽,你別太過分,這件事就這么算了!”暮熙為了自己的利益,自然要保住信陽侯府的軍權,不然暮姿下嫁的價值可就沒了,所以哪怕是和七月硬碰硬的對上,他也要竭盡全力?</p>
<p>七月用一種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目不轉睛的盯著暮熙,然后嗤笑一聲說:“大哥哥何時改姓程了?”</p>
<p>“蕭陽,你放肆,我堂堂皇子也是你能詆毀的?”暮熙的臉色很難看。</p>
<p>七月質疑他不姓暮,反而是姓程,那不就是質疑他的皇室血統嗎,這樣的話可不能因此傳出去,哪怕不是真的,也將會是他人生中的一個污點。</p>
<p>“要不然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的幫著信陽侯不歸還我們暮家的軍權?”七月理所當然的說著自己的話,把暮熙懟得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p>
<p>七月低低細語,卻保持著周圍的人能聽清的聲音說:“父皇還說將收回的兵權交給皇子呢,怎么有這么傻的人,即將到手的東西偏偏要推給別人。”</p>
<p>這番話恰巧被離她很近的暮熙聽得一清二楚,他心里可是后悔極了,早知道就不給信陽侯說好話了,姻親再怎么也比不上自己可靠啊,不過為時不晚,現在他可不能再錯下去了,這兵符他勢在必得。</p>
<p>七月說這樣的話,為的就是讓暮熙聽清,好讓他不在繼續的擋自己的路,也為了更好的離間信陽侯府和暮熙,很顯然,她的計策萬無一失,很成功。</p>
<p>“其實,蕭陽說的也很對,這軍權程楊捏在手里也不太合適了,自古以來駙馬就不得掌實權,這祖制不可違啊。”</p>
<p>暮熙清清嗓子一副大義滅親的為難樣子,卻不知他的一席話已經引起了靠信陽侯強烈的不滿了,而他自己卻全然不知,還以為權力已經離他越來越近了。</p>
<p>七月見程家人依舊不為所動,絲毫沒有交出兵符的樣子,七月也沒有耐性了,如寒風般冷冽的眼神死死地注視著程勉說:“太皇太后在世時給我講過很多我唐暮的英雄事跡,不知老侯爺樂聽過這樣一句話:‘子子孫孫忠暮,世世代代守邊’?”</p>
<p>這句話一出,老信陽侯的臉色突然煞白,這是他程家的祖訓,他自然不敢忘,現在卻被七月這么一個小輩拿來借此教訓點醒他,他仿佛一下子就蒼老了許多,也明白了許多,老祖宗的遺訓不能忘,有些東西更加的不該覬覦和妄想。</p>
<p>“阿楊,將兵符交給蕭陽公主吧,我程家也是時候做一個富貴閑人了!”</p>
<p>有程勉的命令,程楊哪怕心中百般不愿意,也不得不從,將自己隨身收好的兵符依依不舍的交給七月。</p>
<p>看見暮熙那貪婪的眼神,七月眼中的蔑視毫不隱藏的輕瞄了他一眼,一伸手快暮熙一步接過了兵符,她還戲謔一樣的打量著手中的兵符說:“原來這就是那塊禍害。”</p>
<p>輕快的、悅耳的聲音讓覬覦這兵符的人以及剛剛失去它的程楊很不好受,卻一語點醒了追逐權利接近癡迷的程勉猛然醒悟了,權利只不過是過眼云煙,生命才是最重要的。</p>
<p>看來這蕭陽公主絕不簡單,絕沒有表面這樣的無害,看來他程家會越來越艱難了,一切就只有看自己的選擇了。</p>
<p>“信陽侯既然交出了兵權,那也該給你找一個文職了,身為駙馬,老在軍營也是不行的,所以信陽侯在軍中的職權還是早早的交托出來為好。”</p>
<p>“不知公主認為交給誰最好?”程勉現在是看開了,于是搶先一步說道。</p>
<p>七月看了人群中的紀程一眼笑著說:“紀程”。</p>
<p>“公主覺得好就行!”他現在不想繼續參與這些事了,反正是好是壞已經和他沒有關系了,這是他們皇家的事情了。</p>
<p>“紀程,出來!”</p>
<p>人群中的紀程緩緩的出現在眾人的眼中,所有人都在猜測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竟然能夠得到蕭陽公主的青睞,指派他為信陽軍的統領。</p>
<p>可是有一個人例外,在看到了他那驚似被他無情的拋棄的原配的時候,他癱軟的坐倒在地上,一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怎么可能。</p>
<p>“信陽侯,別來無恙。”一句話打破了程勉的自我安慰,原來是真的,他真的是她的孩子,自己和她的孩子。</p>
<p>“你……你是他?”</p>
<p>“當然,原來侯爺還記得我,可真是榮幸啊!”他自嘲的說著這句話,眼睛卻是充滿仇恨的看著他。</p>
<p>“你……你**還好嗎?”程勉微微顫抖的聲音問道。</p>
<p>怎么也是原配妻子,近二十年未見過,他滿是愧疚。</p>
<p>“你不必如此虛假,我娘早就死了,死在了一個風雪夜里。”提起他的**,紀程的心中全是悲傷和難過。</p>
<p>紀程的記憶里沒有如山的父愛,只有讓他心里暖暖的**的關懷,只有那個在寒冷的冬季里永遠的閉上了眼睛的**。</p>
<p>“沒想到老侯爺還有一段刻骨銘心的艷史啊,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大笑著說,眼里嘴里全是對老信陽侯的打趣和嘲弄。</p>
<p>七月此言一出,讓很多和老信陽侯不對付的人也開始低低私語或者嘲諷起來。</p>
<p>“我……我……”他很想反駁,這畢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是自己卻無從反駁,因為這的確是事實。</p>
<p>“我紀程就是要讓你眼睜睜的看著信陽侯府慢慢的衰落下去,你卻無能為力!”紀程蹲下身子目光平視正癱坐在地上的老侯爺程勉聲音平淡的說。</p>
<p>“老爺,他是誰,你認識嗎?”也許是女人獨有的危機感讓原本木訥的站在一邊不敢妄自亂動的程夫人一臉疑惑的問道。</p>
<p>“我是誰你還不配知道。”紀程恨程勉,當然也很搶了他娘位置的姜柔,如果沒有她,那他**也不會凄慘的死去。</p>
<p></p>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80/407590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一波中特最准最全资料 普通人炒股能赚到钱吗 好彩1怎么买 炒股票软件 捕鱼达人3官方下载 湖南哈哈麻将手机版苹果版 燕赵福彩排列七 甘肃11选五下期推荐 2019赚钱网游 股票大盘走势图怎么看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 全民欢乐捕鱼下载安装 场外配资抵押 双相码 股票指数怎么算 排列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