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魂牽血引 > 第二十一章:“繩子”?“圣子”!

第二十一章:“繩子”?“圣子”!


  
“大人,抓住了。”為首那人突然哈低了腰,畢恭畢敬的朝著身后揖禮。
只見身前一群黑衣人,突然齊刷刷的往兩邊一退,讓出一條道來,一個欣長的人影從中走來。
這人帶著銀色面具,一張口,聲音沉穩帶著慍怒:“跪下!”
這聲音無歌耳熟,是景淵的哥哥,景煥。
“跪下啊!”
無歌心想,這不跪著呢嗎,還咋跪?
眼看無人聽命,景煥的聲音陡然拔高了一節,怒不可遏:“一群廢物!我讓你們通通跪下!”
一片人忽然間“嘩啦啦”全跪倒了。
“給圣子賠罪!”他抬手往前一指,銀色面具泛著冷光。
無歌怔愣了一下,她眼神順著景煥手指的方向尋去,不對啊,這怎么橫看豎看指的就是她啊!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突然間,也不知道無歌想到了什么,她肩膀直打顫,肚子直抽抽。
憋了半天終于憋不住了,干脆笑了聲來,淚花兒直在眼眶里直打轉:“不,不是,哎喲,我,繩子它...”話說一半,又笑的前俯后仰,花枝亂顫:“...繩子它,它不會怪罪你們的!哈哈哈哈...”
一眾人呆楞的直勾勾盯著她,心想,這圣子他,腦子怕是不好吧。
——————
“他們說的是你。”墨星染聲音很低,單膝跪地,垂頭在無歌耳邊說到。
他實在想不通,這人腦回路也太清奇了,誰吃飽了撐的,給繩子賠罪?
“什么?我?我是繩子?”
“對啊!您就是圣子。”景煥腳下跪著的從衛,抬起頭來一臉諂媚。
自古以來,冕月國每年都要精挑細選出一位“圣子”,萬民敬仰,舉國歡慶,這可是無上的榮耀!只是今年這“圣子”,選的也太含糊了一些...
景煥銀色的面具下,臉色極其怪異。
昨日景淵說“煙師”已探過虛實,這人是個實打實的廢物,不可能是他們要找的人,然而,譚婆婆卻堅持說就是此人。
今日再見,譚婆婆所說果然屬實,方才他去牢房里探了,那稚奴女竟奇跡般地活了過來。
但,“煙師”是不會出錯的,這人既是個廢物,又是如何做到讓人起死回生?這件事,頗多疑點,他一定是查漏了什么關鍵信息。
“快,給圣子松綁!”景煥命令到。
“不不不,你先別,你給我說清楚是怎么回事,什么繩子不繩子的?”無歌還是不甚明白。
景煥向她解釋到:“你已經被國師選為我冕月國今年的圣子,這是榮耀的象征,昨日舍弟多有得罪,還望你諒解。”
“你的意思是我不用被做成人彘丟到百毒池里去了?”
“是的。”
“你們也不追究那女子之事了?”
“是的。”
“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無歌眉開眼笑,吉人自有天相啊。
“不是。”景煥回到。
無歌的臉色沉了下去:“那你找別人吧,我沒這個閑功夫。”
就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什么繩子,什么無上榮耀,她又不是三歲小孩,這些鬼把戲騙的了誰?
墨星染暗暗慶幸,他倒是真怕無歌一口應下來。
“來人,將他們帶上來!”景煥從容自若,似乎早就想好了后手。
兩個從衛自眾人身后押著兩個熟悉的身影走到人前,正是那傻竹子與那稚奴女子。
女子氣若游絲,身體已恢復了原形,但意識似乎還不清醒。
竹子臟兮兮的小臉上掛滿淚痕,癟著嘴,看到無歌,哇哇大哭起來。
到底是孩子,又讓墨星染嬌養慣了,哪受過這罪。
墨星染見此場面,面具下的俊臉滿是焦慮,他想,這些人怕是要趕鴨子上架了。
果然,景煥的聲音帶著十足把握:“你考慮清楚了,你若當這圣子,自是皆大歡喜,你若不當,那可別怪我心狠手辣。”說著向那從衛抬了抬手,那人猛的將手勒到了竹子脖子上,竹子的小臉頓時憋的絳紫,干咳不止。
無歌緊皺了眉頭,側頭看了墨星染一眼。
他們都知此事危險,但眼下恐怕沒有別的選擇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行,你先放了他倆,我自跟你走就是。”無歌低垂了頭,不知在想什么鬼主意。
非要她當什么“圣子”是吧,行,那就走著瞧!
——————
偌大的浴池里漂浮著一層五彩花瓣,芬芳氤氳,池子四周垂了幔帳,唯美夢幻。
對此美景,無歌卻緊皺著眉頭,一手摩梭著下巴,在池旁不住的踱來踱去。
說也奇怪,方才幾人護送著她七拐八拐的出了暗門牢獄,她打聽了一番,這冕月國自有此風俗百載以來,每年挑選“圣子”都是一個極其浩大的工程,而且,必須是弱冠之年童子之身的年輕男子才有資格當選,怎的到她這兒就這么馬虎了?
更出乎意料的是,她特意挑了個沒人的地兒,悄悄俯在景煥耳旁說:“我跟你說,其實,我是個女的。”
沒曾想,景煥卻絲毫沒有半分猶豫,轉頭對她說:“甚好甚好,既然如此,你就成了我冕月國第一個“圣女”。”
無歌瞬間心如死灰,這人看來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她就算是個貓是個狗,那也必須當這冕月國的“圣貓”,“圣狗”。
此事,像是專門為她量身打造的一個“大坑”,這背后,肯定有別的不為人知的用意。
門被推開,一列穿著桃紅紗衣的侍女婷婷裊裊的走進來。
“圣女,我們奉了景煥大人之意,來伺候您沐浴更衣。”為首一人垂頭說道。
看來景煥心細如發,他定是擔心無歌再會消失不見,專門派了人來盯著她,這令無歌煩躁不安:“不就是讓我洗個澡而已嗎?我又不是不會,都出去吧。”
“可是...”那侍女捧著一個方盤,上面堆放著一些衣物飾品,“我等還需要為您梳妝打扮。”
“行了,一會我洗完了叫你們,行吧?”
眼看無歌執意不肯,她們只好退到門外靜候。
無歌此時當然想走,但這浴池是一個中空的大巖洞,除了一道門能出去,別的地方堵的死死的。
且,方才出了暗門牢獄,一路上經過了四五個洞口,她猜測,這地下集市就像一張巨大蛛網,結構復雜縝密,四通八達,她即使僥幸出去了,又有何用?沒人指引,不出片刻,就會被抓回來。
去腓牙石里避一避?那就更不行了,她不見了,那墨星染幾人還不立馬人頭落地。
想起墨星染,他倒是暫時還沒暴露,不過也是遲早的事。
現在,她只能裝作乖巧聽話,摸清景煥他們到底是何用意,屆時再想辦法。
門外傳來侍女的詢問:“圣女,我等可以進去了嗎?”
這才多一會兒?你是讓我洗澡還是涮澡?
“沒呢。”
聽得無歌還在,幾名侍女放下心來。
無奈,無歌三下五除二的脫光衣服,拔下發簪,將其收好,心煩意亂的沒進了浴池里,這溫熱的水倒是解乏。
“噓!”
無歌正靠在浴池邊,放下心中煩悶,享受這片刻安寧。
突然,腦后伸一手捂住了她的嘴:“沒想到,你竟真是女兒身。”
這聲音,聽得無歌雞皮疙瘩起了一身,她奮力的拍打水面想引起注意,一口咬住了那人的手,那人吃痛猛的縮回手,無歌大叫:“救命啊!!”
門外卻安靜的鴉雀無聲。
徒勞無果,她冷靜下來,兩手抱著胸前,烏黑的長發散在池中,背身厲聲問道:“你想干嘛?”
“沒什么,我就是聽聞昨日吐我口水那人被選為了圣女,為你感到高興,特來看看你。”
景淵沒帶面具,清俊的臉透著邪氣,他盯著無歌的后背,緩緩說到。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85/320504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x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选4历史开奖结果上海 捕鱼欢乐炸最新版下载 吉祥吉林麻将官网 广汇能源股票趋势 免费网上兼职赚钱平 大众麻将单机游戏下载 明天涨停的股票* 四肖专家四肖中特 手机麻将app 广东11选五玩法规则 捕鱼美女版 国际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急速赛车场 捕鱼大师苹果手机怎么下载 信誉比较好的棋牌网 … 华东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