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諸天大合一 > 第八章:六月天降雪!

第八章:六月天降雪!


  
再長的夜也終究過去了,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升起,預示著新的一天開始了。
“咔~”
禁閉的木門被推開,在空曠的環境發出一道刺耳的**,同時刺骨的寒風朝幕厄迎面襲來。
踏出房門,白茫茫的天地和飄飛的雪花映入幕厄眼簾。
轉身將門合攏,以免風雪飛入屋子中。
他看著陰沉沉的天空與飄飛的雪花輕嘆道:
“鎮子昨晚剛剛經歷灰敗詭異事件,早晨便是六月飛雪。”
“又發生了什么……”
雖然感嘆,但體會過過比世界末日還要恐怖的大災難,哪怕只有一瞬間的他知道,這個世界從來就沒什么輕松暇意。
緊了緊短了一大截的衣服,幕厄便行走在白茫茫的街道上,想要隨便逛逛。
大雪中,刺骨的寒風對他造不成一點影響。
雪很深,幕厄行走在雪面上只留下淺淺的一行腳印。
虛無空間的修行不僅讓他踏破封身之境,與卡卡羅特的戰斗更是讓他對自身的掌控達到了相當高的境界。
“小厄!你怎么不一樣了?”忽然一只手啪的一下拍在幕厄肩膀上,同時傳來驚呼聲。
“是你啊小石頭?”幕厄看著一臉震驚的小石頭笑道。
同時幕厄心中詫異,他居然沒有察覺到小石頭什么時候靠近他,看來小石頭的實力和體質都不簡單啊。
小石頭不知道幕厄震驚他的實力,他看見幕厄自信一笑被嚇了一跳驚叫道:“你不會是昨天晚上被那妖魔侵染了吧?!”
看到小石頭這么大的反應,幕厄眉頭微皺,看來他之前想得簡單了一些。
他身上的變化還是太大了,如果沒有合理的借口,免不了許多麻煩,看來得想一個更好的借口……
“小厄,你在這等著啊。”
“我去叫諾斯特大叔!”
忽然,小石頭略顯驚慌的聲音打斷了幕厄的沉思。
他抬頭,看著前方街道上的腳印和不見了身影的小石頭。
嘴微張,最后搖搖頭也慢慢的跟上去,同時絞盡腦汁的想一個合理的解釋。
……
葫蘆鎮公務大廳,昨晚被詭異破壞的墻已經修好,外表上與之前無異。
鎮公務大廳雖然叫大廳,其實只是一個兩層樓高的小樓。
二樓的一個房間,上面寫著守衛兩個黑色大字。
燒得通紅的火炭驅散屋子里的冷氣,紅胡子邋遢大漢坐在火盆旁邊。
“十二歲以下……”
他拿著一個小本子,將不符合要求的名字劃掉。
“嘭!”
這時,屋子的大門被猛的一下推開發出一道巨響。
同時,小石頭大喊大叫的跑進來道:“諾斯特大叔不好了,小厄他出事了!”
慌慌張張的小石頭把紅胡子邋遢大漢了一跳,差點沒被手里的小本子扔到火盆里。
“小厄出什么事了?”諾斯特一只手把手里的小本子握住,另一只手搭在小石頭肩上急忙問。
小石頭揣著氣道:“小厄他~他被昨晚上的妖魔侵染了!”
諾斯特聽到小石頭的消息面色一邊,趕緊拉上小石頭出門同時道:“快帶路!”
“諾斯特大叔!快,小厄在鎮公務大廳西面。”小石頭跟著諾斯特急呼呼道。
諾斯特和小石頭踏出鎮公務大廳和在雪面飛馳,踏雪無痕。
……
通往鎮公務大廳的一條普通的街道上,一身不合身的青色普通勁服、面色紅潤看上去有些清秀的幕厄面色有些苦惱。
他沒想到小石頭的速度這么快,大雪天的一下子就溜沒影了。
好在自己想好了借口,到時候也就稍微麻煩一點。
這時,幕厄看到距離他不遠處一高一矮兩道身影在雪地上飛奔。
其中一個面色有些慌張的赫然是小石頭,另一個面色凝重的的紅胡子邋遢大漢是諾斯特。
兩人看見幕厄臉上都是一喜,諾斯特瞬間提速來到幕厄身邊。
還沒等幕厄開口,諾斯特便一個過肩摔將他扔如雪里,然后迅速將他控制住。
整個過程行云流水,幕厄九重蛻變封身的修為在諾斯特手中絲毫沒有反抗之力。
“嗚嗚……”
整個頭埋在雪里,幕厄只能發出模模糊糊的聲音。
“諾斯特大叔,小厄好像很嚴重啊。”
速度遠沒有諾斯特快的小石頭趕過來,看著不斷在雪地里掙扎的幕厄擔憂道。
雪地里,幕厄經過蛻變的耳朵聽到小石頭的擔憂心里微微抽搐。
他決定自己要做些什么,要是讓小石頭繼續說下去到時候就解釋不清了。
“轟!”
熾熱而雄厚的淡金色氣血從幕厄體內爆發,將他身上的大雪全部掀開并將其融化。
“禁錮!”
諾斯特看到幕厄體內爆發的雄厚淡金色氣血之力,面色微凝的開口道。
瞬間,一張神秘的湛藍色卡牌從諾斯特體內飛出,卡牌上刻畫著一根封鎖虛空的漆黑鎖鏈。
卡牌上藍色光芒一閃而過,剎那間幕厄全身便被漆黑鎖鏈封鎖。
淡金色的氣血力直接被壓會體內,他發現自己的所有力量都被封印住了,變得與普通人一般無二。
這讓幕厄臉上大變,他急忙道:“等等,諾斯特大叔你聽我說!”
“這是一場誤會,我根本沒有被妖魔侵染!”
“我只是踏入封身境了而已!”
說完,幕厄看向諾斯特和小石頭。
發現兩人凝重的對視一眼,然后看見小石頭焦急的開口。
“諾斯特大叔!”
“小石頭真的被妖魔侵染了,連自己是萬漏字體都忘了,居然編造這么明顯的謊言來欺騙我們。”
幕厄見此艱難的扭過頭看向諾斯特。
只見諾斯特也是滿臉凝重看著他道:“剛才那股力量非常強,遠遠超過普通的封身。”
“盡管沒有邪惡氣息,但就如同小石頭所說的一樣。”
“侵染體,你忘記了小厄是萬漏之體!”
“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將你的嘴也封禁吧。”
說完,諾斯特對卡牌所化的漆黑鐵鏈道:“封禁!言!”
漆黑的鐵鏈綻放光芒,一個大寫的封子沒入幕厄嘴里。
“嗚嗚……”
幕厄神情激動的張嘴說話,卻只能發出嗚嗚聲。
看著臉上寫滿我看穿了你的偽裝的諾斯特,幕厄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為何事情會變成這樣。
要不是小石頭臉上的關心之色十分真誠,他甚至要懷疑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小石頭。
然而,幕厄閉上眼睛和臉上痛苦的表情在小石頭和諾斯特眼中卻是另一種意思。
小石頭有些擔憂的問諾斯特:“諾斯特大叔我們現在怎么辦?”
“對于妖魔的侵染我也沒有什么好辦法,只能先帶回鎮公務大廳等鎮長回來再說了。”諾斯特搖搖頭道。
說罷,諾斯特便將幕厄扛在肩膀上向鎮公務大廳走去。
小石頭點點頭有些傷心道:“小厄真可憐,從小就是萬漏之體不能修煉”。
“去年幕大叔外出失蹤。”
“現在又被妖魔侵染,真是命運弄人啊。”
被扛在肩上的幕厄聽到小石頭的話,再次痛苦的閉上眼睛,他終于明白了一個道理。
人們心中的偏見與主觀意識是一座大山,任你休想輕易搬……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141/141286/3186294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x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四维图新股票怎么样 德甲拜仁对霍芬海姆 微乐麻将赢牌技巧 英超停摆利物浦 王者陕西三代 捕鱼大亨网络版 四人单机麻将破解版 篮球场地 遇乐棋牌大厅安装 网站赚钱 今天打麻将财神方位 今天的股票大盘走势 九游游戏中心ios 大华股份股票走势 申城棋牌手机版官方 上海11选五每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