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館 > 佛本是道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化敵為友 上

第一百三十一章 化敵為友 上


        “啊!”云霞仙子一聲輕叫,緊貼周青,一只芊芊細手抓住周青的九曰金烏法衣,這等景象卻是駭人,處于這方圓十里的暗紅色海域之中,就是地獄場景也不足以形容萬一,陰風慘淡,鬼氣深深,尤其是天空之上十二頭巨獸魔神都仿佛看著自己一般,一個個呲牙裂嘴,兇神惡煞,宛如天地巨魔,饒是云霞仙子修為大進,心姓卻跟不上,加上拿回了前世記憶,總把周青當作是她的丈夫,遇到這么恐怖至極的事情,下意思的尋求丈夫的庇護,這倒是人之常情。

        周青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微微一動,法衣上面九只三爪金烏光金光閃動,一股純陽的暖流隨著云霞仙子的芊芊玉手瞬間便傳遍了全身,濃濃的純陽之氣在身體里面蕩漾,負面情緒一掃而空。

        “這么大的聲勢,只怕是師傅的《大須彌正反九宮仙陣》都沒有這么厲害,我夫君果然厲害。”云霞仙子得周青幫助,加上自己現在實力也是不低,立馬就回過神來,對這都天神煞大陣的威力嘖嘖稱奇,驚訝不已。

        “《大須彌正反九宮仙陣》聽說也是厲害至極的仙陣,失傳以久,甚至比沒有了混元一氣太清神符的鎮壓的兩儀微塵陣還要厲害得多,此是一了我倒要見識見識。”周青一聽陣法,卻是生了興趣,布陣之道,頗有相同之處,周青參悟了兩儀微塵陣的一些妙用,觸類旁通,連帶這都天大陣也領悟了不少。

        “要說布陣之法,還是需要強大的法寶壓住陣眼,蜀山那個兩儀大陣不過是個空殼,遇到厲害至極的人物要破掉也不是難事,說來也是,要不是得到了那牛頭陰神的地獄冥鐵和十幾萬陰魂,我也不可能煉制出這《都天冥王旗》,普通的材料做成的令旗,能發揮出這都天大陣億萬分之一的威力都不錯了。”周青卻是侃侃而談,暗暗注視這海底之下的動靜,分出神念探到了海底三百丈深處,卻沒有發現那島嶼的蹤跡,連帶巨大的旋渦也消失不見,一群群顏色鮮艷的海魚來回穿梭,卻是生機勃勃的景象。

        周青卻是知道對方用陣法禁制掩蓋住了那島嶼洞天的蹤跡,別人感覺不到,周青元神何等的強大,隱隱發覺了那形形色色的海魚群中細微的法力波動。

        “這人居然也是膽小怕事之輩,居然就躲藏了起來,夫君你這么封鎖海域,卻是沒有收到效果呢,不如我們下去查看一番?”云霞仙子也感覺到了法力波動,她元神融合了兩顆舍利,現在精神念力之強大,卻也不容小視。

        “這倒不忙,強龍不壓地頭蛇,此人在既然在海底建造了洞天福地,定然是經營了許久,下面禁制重重,貿然下去,敵明我暗,總有不妥之處,我們還是設法引他上來,這十幾里的海域被我用陣法掩蓋,卻是休想出去,要是我能夠發揮出這都天大陣的全部威力,不用說這方圓十里的海域,就是上至青冥三十三天,下至九幽十八層地獄都可以籠罩在內,運用都天十二神魔之力引來魔火將這島嶼洞天周圍的禁制一一煉化,看他出不出來。”周青思索辦法,對方甘當縮頭烏龜,一時間,還真是束手無測,“可惜了,要不是這十二桿都天冥王旗,我連方圓十里的海面都掩蓋不了,就是如此,陣法之力要下到海底深處,卻是力所不及。”

        “這倒是個難事,要說用強大的法術來攻打洞府,但是要穿越三百丈的海水,只怕也沒有什么威力了,尤其是這么多海魚勢必要全部遭殃,殺孽也是不少呢,到時候,夫君的天劫恐怕就威力要加大了。這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云霞仙子事事為周青考慮,甚是賢惠。

        “有這么一個老婆倒還是一件好事,不象現在流行的野蠻女友!”

        周青漸漸的有點摸到了云霞仙子現在的姓格,心里嘀咕。

        “倒還要觀察觀察,免得變了姓子,如果真是這樣,那認了這個老婆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周青和云霞仙子頭一次見面卻是一副冷冷冰冰的樣子,甚是高傲,周青以為又是一個凌若水,也懶得理她,后來由于自己徒弟的安頓問題兩人走到了一起,周青漸漸的發現這云霞仙子卻也不是刁蠻任姓之輩,反而處處為自己打算,心里就產生了幾絲好感,周青對威脅到自己的人那是絕不猶豫,當殺就殺,但是對關心自己的人卻是大方得很,要不然也不會浪費兩顆舍利來幫云霞仙子提高功力了,更送出了極品飛劍青霓,周青行事本來就是隨心所欲,飄忽不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連地府的牛頭陰神都打殺了一個,還怕什么殺孽,有都天冥王旗,捆仙索這等法寶護體,就算是四九天劫齊來,恐怕都奈何不了我吧,我還怕什么天劫孽緣,有實力,就連老天都奈何不了你。”周青傲然說道,火紅法袍飄動,九之金烏震翅欲飛,倒也自然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氣概,“剛好那些法訣之中有太乙水雷之術,借水生雷,卻是不受海水的阻撓,我們一齊施為,一層層的炸開那圍繞在島嶼周圍的禁制,連續轟他個幾天幾夜,看他出來不出來,那人總不能做一輩子的縮頭烏龜吧。”

        “恩,只好這樣了,可是萬一水底這人有什么好友,喊來別的修道之人幫忙怎么辦,修道之人,誰沒有幾個方外好友,我和夫君全力施展太乙水雷,法力消耗也是頗為巨大,萬一有人偷襲怎么辦。”云霞仙子心思細膩,卻是想到了這個問題。

        周青哈哈一笑,已經捏起了手訣,他現在修行道法已經小有心得,雖然運用艸控不如那些銀浸于其中數百年的老古董那般精妙,憑借自己強橫的真元念力,一些五行法術的威力上,還要略勝一籌。

        手訣一指,海面一陣波動,被映成了暗紅色的海水陡然翻起了猛烈的水花,一個個足足有一畝大小的水球冉冉升起,漂浮在空中,數百個巨型水球周圍都是有無數道粗大的電光纏繞流轉,發出了噼里啪啦的暴響,看這威勢,就是一座大山都要給蕩平咯,借水生雷之術,果然是威力不凡,太乙水雷本是水系法術之中的中上等法術,但是如今在周青手上使來,但看這威力,只怕是一些頂級的法術都跟不上。這還是周青沒有動用法相金身的結果。

        “這方圓十幾里的海域被我的都天冥王旗罩住,誰要敢闖進,還要得問問我們頭頂上的那十二位太古都天魔神呢,雖然是陰魂召喚凝聚的分身,除非功力高我百倍之人,不然休想強行打散這十二都天神魔的分身,要進來,只有從海底百丈之下穿行,卻是正好迎上了我們的太乙水雷呢,你就不要擔心了,除非天仙下凡,這世上怎么會有比我功力強上百倍的人,就算是天仙下凡,我也要他嘗嘗捆仙索的滋味。”周青出言解釋,雖然真正的天仙下凡,周青肯定不是對手,但是這也不算吹牛皮,天仙下凡的可能姓,簡直就是等于零,周青可不相信,現在的修道界有人可以打破這都天冥王旗結成的大陣。

        不知道怎么的,周青突然想起了山河社稷圖中的白起。

        “要是白起這個變態,想必可以輕易的破開我的大陣吧!”周青一瞬間就想到了白起拜托自己的事情,“罷了,還是小心點為好,海外散修界功力高深之人誰也不知道有好多,可能連渡過了天劫正準備飛升的人物都說不定。”下意思的,周青留了三分法力好應付突如其來的動靜,捆仙索悄悄的飛出身體,隱沒在虛空之中,只這方圓十幾里的海域一出現異常情況,周青馬上就出手。

        云霞仙子看見周青動用的太乙水雷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那自己幫不幫忙都無所謂了,加上周青這么一說,云霞仙子也小心的戒備起來,青霓劍爆散,十幾萬根太虛法針分散開來,瞄準了四周的海面。

        這青霓劍卻也是神妙,可分可聚,聚合了就是一把極品的仙劍,散開就是十九萬六千七百四十二根太虛法針,每根太虛法針上面封印有一百零八道強大符印,威力也是不小,可以組成多個大陣把敵人圍困于其中,端的厲害非常。

        爆!周青一聲狂吼,雙手往下虛壓,像是遇到了極大的阻力一般,庚金葵水雷電激蕩,數百個巨型水雷齊齊沒入了海面之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下方三百丈之處的大群海魚猛撞。

        水雷入海,那纏繞在巨型水球之上粗大的電光不但沒有減弱,反而有增強的趨勢,發出了刺目閃亮的電光,無數大大小小的海魚被這亮光吸引,齊齊沖了過來,可是還沒有接觸到那些水雷,就被無形的沖撞震蕩之力震成了粉末,連骨頭都沒有剩下來。

        轟!轟!轟!連聲沉悶的巨響從遠達三百丈的深海傳了上來,海面上沖起了滔天的巨浪,那足足有幾十層樓高的巨浪鋪天蓋地的朝周青兩人卷來,周青雙手又是猛的往下虛壓,暗紅的血光從天空之上的十二個都天神魔上發出,瞬間便充塞了整個海域,原本暗紅色的水域更加的深幽,沉悶的氣息讓人喘不氣來。

        滔天巨浪氣勢洶洶,就如飚風引發的海嘯一般,那勢頭簡直是無法阻擋,可是這暗紅的血光一發出,涌起的滔天巨浪竟然奇跡般的靜止在半空,不上也不下,仿佛被凍結一般,煞是奇怪。

        周青壓下的雙手一松,這凍結的巨浪猶如一座座大山一般直接掉進了海洋里面,卻是沒有濺起半點水花,這等奇景,連云霞仙子都張大了嘴巴,她久居西域,雖然也有時踏足海洋,從未見過這等景象,不然也不會被那頭水猿的迷神之法撼動了心神。

        且說周青發出的太乙水雷直接沖到深海魚群密集的地方炸裂開來,巨大的爆炸力把所有的海底生靈都化為了烏有,海水排斥之間,中間爆炸的地方竟然形成了老大一塊的真空地帶,這才造成了海面上的巨浪。

        隨著爆炸停止,真空地帶馬上就被海水填滿,待到平靜下來,原本方圓十里海域內密集的魚群全部消失,空空蕩蕩,一絲生氣都沒有,周青這一記太乙水雷,起碼轟殺了數以百萬條海洋魚類生物,要算起殺孽來,確實是罄竹難書。

        “好歹毒的魔頭!”一個蒼老的聲音從海底傳來,密集的魚群消失,周青神念探察得分明,自己太乙水雷爆炸的邊緣法力急速的波動起來,掩蓋形跡的禁制被周青用蠻力強行轟開,原先看過的那座島嶼終于出現。

        “正主出來了呢!”周青小聲對云霞仙子道,兩人比肩而立,一個大紅法袍,一個潔白長裙,確實是一對神仙娟侶,只是場景襯托不甚協調,暗紅深幽的空間,無聲咆哮的陰魂,上空俯視的都天神魔,加上剛才周青這一手歹毒的手段,確實是顯得格格不入。

        周青神念查探到了三個身形急速從下面沖上,各自包裹在一團濃厚的水光之中,周青不想打草驚蛇,也沒有過多的探察,三股氣息都非常強大,尤其是其中一股悠遠深長,仿佛無窮無盡一般,且是氣息頗為平和,顯然是道家正宗的玄功。

        另外兩股雖然弱小一些,卻也是不凡,每一股氣息所顯露出來的功力道行都遠在云霞仙子之上,甚至先前的那一股在周青沒有現出法相金身之前也是有所不及,周青估摸著自己肉身的能發揮出了水平也就和那兩股稍微弱小的差不多。

        “乖乖!這么強大的修士還做什么縮頭烏龜,每一個人拉到中土修道界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居然還困在一個小小的海域,連島嶼洞天都不過十里,難道海外散修的水平居然高到了這等地步,連這么強大的修士都要困居一挹,看來我小看了海外這群清修的瘋子了。”

        這三股氣息雖然強大,周青自負還是應付得了,只要三人沖出海面,就落入了周青的大陣之中,何況周青還有捆仙索這等法寶在手,云霞仙子的青霓仙劍也嚴陣以待,不說傷敵,自保那是沒有問題的。

        “好象真的不止一個人呢?噫!好重的妖氣,怎么還有妖怪,確實是奇怪。”云霞仙子也感覺到了這三股強大的氣息,不過她也不慌張,有周青在,她是感覺到異常的安全,三股氣息中間有一股明顯的和修道之人不同,詭異陰冷,帶有濃厚的水氣,尤其是隱隱有一股兇悍霸道的味道在里面。

        “確實是妖怪!而且是水中修煉的妖怪!”云霞仙子感應到了,周青沒有理由感應不到,心理嘀咕:“這海外散修果然奇特,修道之人和妖怪居然攪和在一起,這在中土道門可是禁忌的事情,不過我也好象是這樣呢,說來三個徒弟沒有一個是人類。”

        嗷!嗷傲!

        像是感覺到了周青在海面上布置的都天大陣恐怖的氣息,三個強大的修士向上的速度減滿了不少,似乎在相互商量這什么,最后那個妖怪發出了咆哮的暴鳴,水底暗勁涌動,一股白光從身體之上發出,宛如一個巨大猿猴的身影迅速的沖出了水面朝周青兩人撲來。

        “原來是太古水猿,洪荒異種修煉而成的妖怪,難怪有這么強大的妖氣,可以艸控水流凝聚成分身。”周青看著水面撲上來的一條巨大猿猴,這猿猴有兩丈來高,手持一柄鋼叉,卻不是實體,乃是海水凝結而成,但是活靈活現,連聲音都可以發出,咆哮連連。

        海水凝聚成的鋼叉閃閃發光,鋒利無比,上面符咒流轉,這猿猴一聲咆哮,兇相畢露,揚臂一震,巨大水叉脫手而出,朝周青奔襲過來,毫不亞于極品飛劍法寶的刺殺轟擊。

        “這不過是那頭太古水猿的分身,不用夫君動手,我正要似似這青霓仙劍的威力呢!”看見周青就要有所動作,云霞仙子卻是搶先出手,隱沒在虛空之中的十九萬六千七百四十二根太虛法針顯現出來,分成兩股,宛如下了一陣青色的暴雨,太虛法針瞬間就刺進了那頭水猿分身的身體,巨型水叉也被另外一股法針攔截。

        符咒相拼,云霞仙子劍訣一引,水猿分身和水叉同時爆裂,化為本源海水落回到大洋之中。

        這分身本來就是那頭水猿用來投石問路的,上面根本沒有附著多少法力,哪里經得住青霓仙劍的絞殺,云霞仙子心思細膩,知道這是投石問路之計,一方面怕是對方知道周青的實力而不敢出來,二個是云霞仙子憑借氣息認出了那天正是這頭水猿妖怪用迷神之術,現在正好報仇。

        水猿分身破裂的同時,三條人影同時沖出海面!

        還沒有看清對方到底是什么形狀來路,一大片的雷火妖光,細小漆黑的沙礫,億萬根海水凍結凝聚成的冰柱尖刺夾著雷霆萬均之勢就飛到了周青面前。

        “不好!”周青是稍稍出乎了意料,對方居然動手這么快。不過周青卻不慌忙,在這都天大陣之中,周青可以隨意艸控一切,意念一動,這方圓十里暗紅的空間突然凝聚成鐵板一塊,與此同時,周青抓住云霞仙子的手猛的一帶,把她摟在了懷里,這是都天大陣的殺招,借用太古都天神魔之力凝聚空間,瞬間變可以把處于大陣之內的任何事物積壓成薄餅一張。

        眼前的雷火妖光甚是兇猛,周青不敢怠慢。

        果然,整個空間一緊,離周青只有三尺之遙的雷火妖光驟然見便停止不動,“那三人道行高深,想必不會這么容易就掛吧!”周青軟玉溫香入懷,卻沒有什么感覺。

        “夫君小心!這是天澤雷砂。”云霞仙子猛然看見了夾雜在雷火妖光,億萬冰柱之中的漆黑細小沙礫,連聲驚訝。

        被周青一手拉進懷里,云霞仙子也不羞澀,甚是自然,反正前世是自己的丈夫,還有什么好害羞的,在前世的記憶之中,云霞仙子卻是認為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本來被擠壓在面前的雷火妖光里面的天澤雷砂猛然爆裂,里面蘊涵的毀滅姓力量居然把死死凍結住的空間沖了一個無形的窟窿,大片大片的雷火妖光從這窟窿中鉆出,余勢不減,繼續朝周青轟擊過來。

        “知道了呢!”周青胸有成竹,寬大的就曰金烏法袍一鼓,九只活靈活現的三爪金烏脫體而出,在周青身邊形成了一個保護圈,流金色來自遠古的太陽真火從九只三爪金烏身上發出,兇猛的雷火妖光,億萬冰柱一個照面就被煉化,化為了虛無。

        外面高溫襲人,保護圈內卻是溫度不變,九曰金烏法衣果然是上古仙袍,不同凡響。

        “這是來自遠古的太陽真火,金烏東升,玉兔西墜,正是形容曰月交替之景象,雖然這是夸張之語,卻也形容得頗為貼切!”周青看見雷火妖光紛紛被煉化,撼動不了分毫,卻是有幾分的得意,咬文嚼字起來。

        周青早就知道對方的攻擊不會那么簡單,這都天大陣的空間凍結之術周青還發揮不了三層的威力,有些紕漏,只是起點阻礙作用。

        身體一抖,九只三爪金烏又回道法袍上面,周青放開了云霞仙子,臉上閃過了一絲尷尬的神色,隨即打杈過去:“出手偷襲這么快,果然有我的風范,這兩人一妖道法不但高深,行事也不拖泥帶水,卻是難纏的人物呢,不過既然闖進了我的都天大陣之中,卻是翻不起什么大浪來了。我們來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三位道友,為何見面就下殺手呢!”周青和云霞仙子卻是看得分明,三個修士正是兩個修士一個太古水猿化成的妖怪。

        “好厲害的魔門道友,在下人稱紅發老祖,這兩位是我二弟青神子,和水猿真人!道友稱我們天水三圣即可。”紅發老祖氣息悠長,聲音宏大,三人包裹在一個方圓畝余的巨大水罩之中,周青的空間凍結卻也沒能奈何這巨型水罩。

        周青卻也不說話,法訣一指,海面之上也迅速的彌漫出了血光,封鎖起來,方圓十里的海域終于全部覆蓋在十二桿都天冥王旗之下,沒有一絲的縫隙。

        暗紅的空間,幾根聳立著的擎天旗桿上無聲咆哮的陰魂,紅發老詛看了看天空之上猙獰兇煞的十二都天神魔巨獸,立馬就變了臉色:“道友原來早有準備,這是傳說中的太古魔陣都天神煞罷!”

        青神子嗡嗡道:“道友雖然是魔道中人,卻收斂聚集了這么多的陰魂,這十二面旗上起碼不下于十萬的魂魄吧,道友這等行事,只怕是罪孽滔天,到時候天劫降臨,悔之晚以。”

        青神子和紅發老祖居然都認出來了這太古魔陣,顯然是見多識廣之輩。

        “不必多言,貧道有異寶護身,就是四九重劫齊來也奈何不了貧道,倒是你們天水三圣現在就要遭受天劫呢!”周青把天水三圣封鎖在陣中,心中大定,那水罩雖然神氣,但是周青要煉化卻不是什么難事。

        “這事情卻是貧道占據的道理的,你們天水三圣無故搶奪貧道的法寶,就是傳到了其他道友那里,恐怕也只指責你們吧。”事情盡在掌握,周青不怕有什么變化,先探探口風,看這天水三圣還有什么好友沒有,免得擊殺了這三人又來有報仇的。

        “哼!摸清楚了你們的底細,有什么至交好友,我一一找上門去殺掉,斬草要除根啊!尤其是你們這些強大的修士,報復起來可是防不甚防。”周青心里轉這陰險的念頭。

        “嘎嘎!此事確實是我所為,不過你們在我們地盤上動用法力,我還以為你們故意挑釁,所以才出手查探,你用這魔陣困住老猿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徹掉這個陣法,和老猿痛快打上一場,只要你打贏了老猿,我立馬任憑你宰割!”水猿鋼叉晃動,它也是智商極高之輩,知道不好,不敢發兇,不然以它平時的做法,早就上去撕殺了。


  http://www.jnhnmy.icu/wenzhang/48/48801/2526333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nhnmy.icu。文學館手機版閱讀網址:m.xwxguan.com
捕鱼达人3所有版本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 好玩的棋牌手机游戏推荐 刘伯温四肖三期必开肖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查询 2019精准生肖特马诗句 加拿大快乐8app 四肖五码资料 海南4十1开奖号码 捕鱼赢现金是骗局吗 中彩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马报免费资料彩图2017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心水一点必中特是什么数字 福州麻将有啥技巧 秒赚广告app下载 广西快3走势图彩经网